强敌

小说:论如何建立一个宗门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调皮殿下 字数:2177

漫天火焰将铃前后左右,头顶上方全部笼罩住,再无丝毫去路。

铃大叫:“你坏人,我不跟你们走!”

一金丹修士皱眉说道:“山村里的野孩子,不知好歹,我火宗收下的造化,还在这里夹杂不清,当真烦人。”

“张,现在就给点教训,教教规矩,省得回到宗里还大吵大闹,不够丢人的。”

最先跟踪铃的红袍青年张应了一声,向火罩走去。

看着铃,张冷笑:“臭丫头,你终究还要落在我手心里。”

现在见柳长一见面就决定收下铃为弟子,张不舒服,想当初在家乡也算出名天才,可要拜入火宗门下,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而这个山野出来的臭丫头,却轻易就被收为弟子,让本就心胸狭窄的张又嫉又恨。

金丹修士特意在火罩上开了一个口子,方便张进入。

一看火罩上终于有了缺口,铃立刻窜上去,想要逃出生天。

却正等着这一刻,一步踏上,挡住铃的去路,铃急道:“滚开!”

实在里面待着吧。”张冷笑一声,一掌推向铃胸前。

缺口处地方有限,铃无法闪躲,只好迎击,也一掌推向张

冷笑,看出铃虽然也筑基后的修为,处于劣势还跟同样筑基后硬碰硬,那自讨苦吃。

正想着,张突然看到铃掌一翻,已经扣住了的手腕,原来铃的前推只虚招,抓住张后,异于常人的肉身力量猛然爆发出来。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铃扔个人甩过头顶,像抡铁锤一样,重重砸在地面上。

一众火宗修士都一呆,谁也没有想到铃竟然如此凶悍。

眼看铃摔翻张后,就要从火罩缺口跑出来,设置火罩的金丹修士脸上挂不住了,冷哼一声,雄浑的法力顿时将铃压倒。

铃趴在地上不停挣扎,年纪虽个女孩子,但肉身力量极为强大。

金丹修士脸色铁青,没有下杀手,结果竟有些压制不住铃的感觉。

这时才缓过劲来,火罩外传来同门师兄弟的笑声,顿时脸涨得通红,心狂怒,翻身爬起扑到铃身上,右手照着铃脑袋便一巴掌,铃眼闪过一道寒芒,不知何时手多出一把布满累光的长,一斩出。

啊啊啊。

传来张的惨叫声。

只见张峰右手已经不翼而飞了,只剩半条手臂不断有鲜血滴落。

捂着断臂骂道:“畜生,我今天就教你学学规矩!”说着强忍手痛,拿出一把火红的长对着铃刺去。

“给本座住手!”

风刚一赶到,就看见眼前让怒火冲冠的一幕,连忙大喝一声,仿佛平地炸响惊雷。

伴随大喝声,一道璀璨的刀光伴随着无尽雷霆直射火罩,狂暴的刀光与直接将火罩撕碎,化为满天流火四下飞散。

刀光去势不止,直劈呆若木鸡的张

宗这边,柳长双目神光一闪,冷嘿一声:“雕虫技,也敢出来卖弄?”抬手一指,一道赤红色光飞射而出。

与张只有毫厘之差,赤红光拦住了风的刀光,将刀光和雷霆在半空击碎。

风瞳孔猛然收缩:“元婴!”

远远看见火罩的法力波动,就知道金丹修士的手段,想要救人,必须先破去火罩,所以一上来就用了筑基的全力一击,果然一击破去火罩。

但现在却被那个红发头随手一破去,风也微微一愣。

风不想太依赖本体的力量,自认为自己筑基打个金丹难度也不大,现在蹦出个元婴就不好说了。

每一个大境界,都一个巨大的分水岭,等闲难以逾越的天堑,既使自己能越级挑战,但也只一个大境界啊,风现在只有筑基,只有成功结丹,面对元婴的柳长才能一战。

如此大的差距,根本没办法弥补,实力上天渊之别,让柳长可以无视一切计谋手段,直接碾压风。

就算风本命神兵防御逆天,但只作用到自己啊,万一人家不打你直接掳人你也没办法啊。

风面对一众虎视眈眈的火宗心里暗暗想道:“看来得用点本体的力量或者神技了。

“师父!”风之前一击也并非全无作用,赤色光同风的刀光的碰撞余波直接掀翻站在铃对面的张铃急忙朝林跑来。

刚跑出两步,身体猛然一顿,下一刻向后倒飞出去,落在柳长的手上。

被这者抓住,铃只感觉浑身无力,一身法力和强悍肉身力量都施展不出来。

铃无助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坏头!师父,师父,快救我,师父!”

风心打定主意,维持着表面上的高人风范,冷冷的看着一众火宗修士:“堂堂火宗,也算神州盟之一,居然欺负一个女孩?”

柳长冷冷一笑:“不过一介散修,区区金丹的修为,也配在夫面前卖弄唇舌?”

“这女娃子天赋出众,跟你学道简直明珠暗投,白瞎了的天赋,夫收入我宗门下,正为了不浪费的天赋,乃的造化和运气,至于你……”

柳长不屑的撇撇嘴:“今天夫收了个好徒弟,心情好,不跟你计较,赶紧又多远滚多远,从今往后,不许在夫眼前出现,否则一劈了你,倒要看看有谁敢说夫的不!”

随意的看了风一眼,这还因为风之前那道雷霆刀光的缘故,否则连看都不屑于看风一眼。

元婴修士的威压一下施加在一个筑基修士身上,光凭这股压力,就几乎让对手粉身碎骨。

但这对风没有,谁让咱们筑基表面呢。

风看到铃的目光里,没有恐惧,没有担忧,只有无尽的盼,仿佛从来不担心师父不敌人的对手,更没想过师父会放弃

风双拳握紧,心想道:“头算你倒霉惹到了我。”

风握拳的动作被柳长敏锐的察觉,冷笑一声:“看来你要自寻死路了,那夫就成全你!”

一只手抓着铃,另外一只手并指如,耀眼的火红光开始在的指端凝结。

不同于的晚辈们催动飞,柳长已经将自己的飞彻底炼化成一道赤火光,人合一,力量完全另一个不同的层次。

光如同跳动的火苗一样熊熊燃烧,还没有释放,但已经散发出一阵恐怖绝伦的力量气息。

周围数百米方圆内,所有草木都已经枯萎,水分被大量蒸发。

风站在原地,冷冷的到这柳长

看到远处的湖湖面上升腾起大量水汽,犹如云雾。

元婴修士的恐怖实力,柳长这一发出来,足以将城北湖附近全部夷为平地!

如果站在柳长对面的个普通筑基的修士,那后果几乎没什么悬念了。

现在,风才这一的直接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