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有什么想法

小说:论如何建立一个宗门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调皮殿下 字数:2614

瞬间,风感觉自己的心跳停半拍。

见面起,姬就始终都是副彬彬有礼,平和沉静的模样。

出身天下第圣地,却平易近,没有丝毫高高在上的感觉。

此刻落难,可是没有任何狼狈的感觉,反而云淡风轻,仿佛切尽在的掌握。

风却敏锐的感觉到,这个貌似谦和的姬,骨子里是种深入到灵魂的骄傲。

外表平易近,但是灵魂高傲,初次接触很容易让产生错觉。

这是个内心极为强大的,强大到无惧小节,根本就在意他的看

的骄傲并是轻蔑,是嚣张自大,是目,正相反,的骄傲就是的平易近的客气,的耐心。

为什么?因为在的认知,你我,所以我对你客气,我会计较你的无礼,我会格外耐心的指导你。

先入为主的就认为对方是的,会因为他的无礼而发怒,也会因此而鄙夷某个只会认为是对方的层次太低,无理解

就像会去理睬蛇虫鼠蚁的挑衅样,有会认为这是骄傲吗?没有,所有都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而燕明月便是这种心态。

在之前的交谈管是面对仅仅炼气三层的萧焱,还是看清深浅的风,燕明月都表现的很平和,简直个出身天下第圣地,曾经纵横天地间的天之骄子。

但此刻,却锋芒毕露,句话毫客气的直指风心底,直白而尖锐。

风心惊的同时,又有些兴奋,姬风格上的变化,表示收起骄傲,将风摆到完全对等的位置上。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风平复下心境,同样用力传音,轻描淡写的说道:“本座介山野散,自然比得太虚神宫,想要找几个衣钵传,着实费尽心力。”

“所以还请姑娘让本座让,本座感激尽。”

对方既然已经挑明,风索性也大大方方的承认。

过,虽然是在称赞太虚观,但风的语气平和自然,明显将双方摆在对等的位置上。

他越是此,姬反而越是摸清他的底细,微微沉吟下,姬终于还是决定结个善缘,再用力传音,开口说道:“此便谢谢道友的养魂花。”

风微笑点头,转头看向旁的萧需要。

萧云此刻也平静下来,看向姬的目光极为复杂。

看着萧云手掌上的第二枚戒指,轻声说道:“我之前布下的星天咒已经非常衰弱,饕餮的残魂随时可能觉醒,这枚戒指,萧云小友还是要带在身边。”

边说着,的视线却朝着风看过来。

风立刻明白,姬是要他出手,帮助解决戒指的饕餮残魂,这样萧需要就会越发感激,风收他为徒更加顺理成章。

从另个角度来看,这又何尝是针对他的又个考验?

风心暗骂,这女还真是个省油的灯,但承认,若风真能干净利落的解决饕餮残魂,就可以在萧云面前显示实力,吸引他拜师。

切都看风是否有真本事,有的话,这就是有百利而无害的好事,姬分明帮他个大忙。

没本事的话,那就是原形毕露,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似笑非笑的看向风,竟带着几分小姑娘恶作剧般的神情,却让风大为头疼。

“和那十年前的蓉叶完全是丘之貉,都是什么好鸟,活该你们两败俱伤,怎么彻底同归于尽啊,让世上少两个祸害!”

风暗自咒骂,但表面上仍是副高深莫测的高模样,笑道:“小事情,交给本座处理便是。”

说着,毫客气,把从萧云手取过戒指。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能表现的心虚,风还真个残魂自己筑基期还对付,就算对付,咱还有另外的本体实力。

风接过戒指,将自身力送入其,意识顿时进入个独立的空间。

黑暗的空间,几十道光线横七竖八的组成个巨大的囚笼,囚笼里,只凶兽正在狰狞咆哮。

凶兽其状羊身面,其目在腋下,虎齿爪,其音婴儿,停的撞击着光线组成的囚笼,正是传闻太古四大凶兽之饕餮的模样。

光线此时已经非常细,和饕餮比起来,简直就像拿手指粗细的麻绳去捆大象样。

是光线组成的囚笼整体,在饕餮每次撞击时都发出浑然体的光辉来抵挡,光线早就被挣断

风看得头皮发麻,这虽然是真正的饕餮,只是缕残魂,但实力至少也在筑基期,又能吞噬万物,远比族筑基修士恐怖。

重伤之下也过就是筑基后期的修为,若非太虚神宫的传之秘星天咒玄妙无方,根本困住这头凶兽。

萧需要当初练气十二层大圆满的修为,硬生生被这饕餮给吸成废柴。

理会挣扎咆哮的饕餮,风抬头看下虚空的星辰然后再将全部精神都集在星天咒构成的光线囚笼,在动用本体力量的前提下,以自己筑基期的修为,想要收拾这头凶兽,办恐怕还要着落在这星天咒上。

饕餮每撞击次,光线就变细点,代表星天咒的力被消耗掉部分。

当初姬刚布下星天咒时,想必光线是非常粗的,经过多年时间的消耗,才变成现在的模样。

弄明白这点,风便有思路,他开始尝试着将自身力注入光线牢笼,给牢笼“充电”,帮助它继续工作下去。

是件容易的事情,星天咒作为太虚神宫招牌术,外观是看似简单的引动星辰形成的光线牢笼,但内里的力运转方式其实极为复杂。

无数个咒术符印对应天空的星辰起运转,仿佛台无比精密的机器。

风刚把力注入其,就头牛闯入羊群仅没起到补充作用,反而险些影响星天咒本来的正常运作。

敢再继续冒险,只以点点力融入其,先耐心摸索星天咒和星辰运转的方式,这其实就相当于在学习星天咒这门术神通。

但却是盲摸象般,学习效率低下至极。

跟星天咒较劲,风明面上却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平静的看向萧云:“你同你未婚妻定下三年之约,现在有什么打算?”

有些东西,只有当失去,才知道它的珍贵,失而复得,会让更加珍惜。

萧云便是此,知道自己身体巨变的原因,他已经重新恢复自信,离开这两枚戒指,他的天赋,定然已经归来。

只是听到未婚妻三个字,想起之前的事情,萧云神色还是变

他深吸口气,说道:“当然是奋起直追,把之前失去的东西重新拿回来。”

风微微笑:“你的天赋很好,但那个女娃子,天赋也差,你在进步,也在进步,可的起点却高出你太多。”

“哪怕你重新变回当年的天才,按你原先的修练速度,你确定可以在三年内追上?”风的笑容莫测高深:“更用说,有离光剑宗的支持,道丹药资源远胜于你。”

萧云心动,看眼,然后下意识的看向姬

微微笑:“你和公孙小姐的恩怨,我作为外好过多置喙,但你身遭剧变,多少同我有关,我在这里深表歉意,便以门太虚神宫术,作为补偿,还请小友见谅。”

风在旁听,心里暗叫声:“好!”这妞虽然刁钻,但品还算坚挺。

萧云也很高兴,姬要传他的术,绝对寒酸,但他很快情绪低落下来,就算有这么术,自己三年后定能胜过公孙今日之耻吗?

他自家知自家事,昔年他花四年时间修练到练气十二层大圆满,就算现在重拾天赋,想要恢复实力,最少也要四年时间。

而现在的公孙,就已经是练气,三年之后,会是多高修为?

就算双方境界相同,自己修练萧家道过三流而已,公孙却是离光剑宗的嫡传弟子,修练的是流光剑宗最顶尖的道,最顶尖的神通,海量的丹药敞开吃,或许还有师门传下的强力器……

沮丧的叹口气,萧云偷眼瞟瞟面带微笑的风,眼睛慢慢亮起来。

风的眼睛也亮起来:“这就对,乖徒弟,快到为师的碗里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