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 三个怪人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2987

,在曾腰,斤涧,对岸头。【3G书城】

茂盛参天古木下,碗口粗环抱中,李,就座落在这幽静雅致里。

是高楼厦,连青砖黑瓦都是。

只会耍嘴皮子。

,看来也有被动成份。

,却打理得很别致。

儿多力量

在二儿子李重渡调度下,五间朝南正屋,东西两厢各两间边房,虽都是平屋,却全是就取材木结构。

屋顶青茅草铺盖,绳编织装钉起杉木做墙。连演武场庭院四周,都是人多高杉木,整齐拱围着宽庭院门。

门上方,有块木板横楣,本色,上面书写着“南精舍”四个字。

门楣两边,水桶粗门柱子上,居然有副门联。

上联:空有节多虚心。

下联:野梅无果低头。

谢奕与谢安,合骑乘,站在李庭院门口,谢安靠在哥胸前,轻声念着眼前对联,脱口赞道:

哥,这真是个妙处。”

早领着二,四,五,七四子及老妻花朵朵,恭候着手忙脚乱。

六子无渡离开娘身有些时日,此刻早扑上前去哭喊片。

老二重渡忙上前把三少爷抱下,服侍着谢奕谢人下马。招呼众人进庭院。

谢安问李:“李叔,院门口那对联何人所作?哪个书写?”

忙回:“三少爷,对联我那……那好友俞道长所作,涂鸦。”

谢奕兄弟被李父子拱迎进正屋。

谢三等三四个仆留在庭院内。

谢三将装扮,头戴斗笠,手按剑柄,四下巡视。

他发现,庭院靠西首,依高低排着几口水缸,最南首缸沿口,搁着碗根毛节被凿空,里面淙淙流淌着清沏泉水。

好奇心让谢三绕出院门,见长长根根毛,被人横着捆绑在参天古木上,尾套直通向幽深谷中。

谢三奇,路寻去,想找出涧之尽头。

敢情斤涧是由此而来?

谢三虽已认识李子人。毕竟谢奕是朝庭命官,三少爷又是圣上钦点要靓见之人,自感责任重。在这幽谷深中,他敢远离主人。当即原路返回。

此刻已近黄昏,百鸟归林。

噪杂鸟鸣声,反显谷更幽静。

忽然,风刮过,竟把谢三头上斗笠掀飞。

这让谢三惊,斗笠绳系在下巴,旁人要摘也非易事,岂有刮而飞之理?

明明感觉似有人为。

人呢?影呢?

拔剑四顾心茫然。

这要是摘脑袋呢?

谢三吓出身冷汗。

连忙捡起飞落身前斗笠,飞奔回李院。

见庭院内众仆相安无事,谢三心有余悸回首望望来路,忐忑安。

正惆怅间,东边谷中,快步走来二人,晃间,瘦个竟到跟前。

谢三以为眼花,定晴看,刚才见过。

正是无渡三哥李渡。

威猛者,李长子李元渡。

东边谷两里许即是曹娥江。

渡去始宁县城,把哥叫了回来。

,从没有这么多客到过。

更别说是朝庭命官。

菜现成,盘碗筷够。

重渡立即吩咐三四五弟如此这般。

刻,两席席备下。

主席厅,李中现成,杯盘碗筷,倒是能凑合着弄齐整。

次桌席,则全乃制品装盛。

涧群四周,多各色子。

节作盘碗,那头做杯。

筷子更简单。

面对此场景,谢安踊跃着要去次桌席。

皇上钦点过,岂可造次?

连李无渡也样。

长方矮桌乃主位,谢奕谢人独自矮坐方。左边长条矮桌,三少爷谢安,拉着无渡坐好,边上谢三将就。

右边块长板,几条矮登,自有李作陪,长子元渡旁坐,次子重渡擦边。

次桌虽方,实乃几块木板拼凑,余下众仆与各子,胡乱凑着。

众男丁外唯女主人花朵朵,千古臭规矩,女子上席。

主席场上,主客杯刚端,筷子未动。

次桌席里,早已欢天喜地,乱作团。

三四五子,成了众仆惊煞对象。叽叽喳喳,问都是惊人本领是否天生?

七子悔渡,缠来缠去,无人理却也恼,只往闹处凑。

无渡虽是孩,借三少爷脸,谢三竟敢直呼其名,只叫六爷。

他心中疑惑,对着身旁无渡张口欲问,却知怎么开口。

早与谢奕连干三杯

贪杯之人,自会管贩伕走卒,只要量好,自然没

年纪虽是李,可身价地位呢?

跪着,也够格与谢奕同席喝,更何况平起平坐?

这玩意好!

天子呼来上船,自称臣是中仙。

三四百年后李太白那子,对那时玄宗皇帝都那般,何况乎李

李元渡本份木纳,知应对。

老二李重渡发觉对面谢三有话要说,就与之举杯遥敬,示意有话请讲。

谢三干了杯中,疑惑地问:“二爷,你们这谷中,常有能把斗笠摘下怪风吗?”

重渡轻轻摇摇头道:“从未有这怪风。官爷此话怎讲?”

谢三于是把刚才经历简单讲。

重渡等还未开言,无渡早拍手叫:“三哥快来!三哥快来!”

倒把谢奕,李目光吸来。

晃至前,无渡叫谢三把情形再与三哥讲,渡听了,并多言,忽地窜至院外,早已见人影。

鱼有鱼路,虾有虾路。

刻,李渡牵手拉着个修长黑衣人进来。

奇怪是,这人用块黑布包着头。

准确讲,只黑纱布袋,把头套住了。

清男女。

凭身材,应是个男

等人见怪怪。

谢奕谢安从容坦然。

谢三如临敌,竟是敢动筷。

斗笠早已搁在旁,脸精悍神色。

重渡见了,忙去迎着蒙头人,请他案几上就坐

早有渡水渡二人,个抱了个手抡只鸡及筒。

又有花朵朵上前,布上酱油花椒之类调味品。

整个过程都没人出声。

这么来,旁边堂屋两拔子人,主客相加二十来位,都吃喝出什么味道来。

重渡见状,声吆喝着谢人随意。

气氛虽有回升,却又有谁能放得开吃喝?

任凭人再多势再众,旁边镇这么个全身通黑,知头脸蒙头怪人,最好心情也要差去七八分。

如既往,似乎没有这个人般,住地劝谢奕饮

花朵朵端着长长个筒,想必里面已有,来敬谢奕谢人。

男女授受亲?

什么朝代事?

花朵朵生,好象知道女人是什么玩意,反正她从把自己当女人。

除了外,她什么活都干。

看着花朵朵把筒至少有三十八两,本是谢奕谢人自口气喝了。

谢安心想,怪得李要卖儿。这是今朝有今朝醉,明朝面对西风吹吗?

两口亲热,旁边有人用手蒙着眼说样,这顿饭就在这般场景下总算落肚。

且谈正事。

与花朵朵,居然移至蒙头怪人处,筒碰筒,老俩口在继续。

对,蒙头怪人把筒伸进布袋,自个在牛饮。

饮毕,抽出筒,抓块鸡肉,酱油花椒略点,伸进布袋。

吃肉吐骨。

李无渡说切二哥会作主。

李重渡告声罪,把客人引至边厅。

李元渡早给主客副客奉了茶,听二弟话,自去整理房间,好安顿贵客。

仆们与其他几个兄弟闹在处。

重渡询问了具体事宜。当即决定,让三弟四弟同去京都,路之上,能确保万无失。

谢三疑惑地望了望那蒙头人。

李重渡笑着对谢奕谢安说:

人,三少爷,此刻我妨直言相告,我们这位俞道长俞伯伯,他今天正好轮到三做。”

伙奇怪。

他说:“见光,说话,吃饭。”

“什么叫正好轮到?”

“这三做,没定数。母知道原因,从说。六弟聪明,已于月前猜出,什么时候会轮到三做。”

伙举头望无渡。

无渡低头笑。

“有时候。”

“如若天天有喝呢?”

“那就天天见光,说话,吃饭。把喝光为止。”

“这又是为何?”

望着剩下至少两坛,谢安奇怪至极。

孩最好奇。

稀奇古怪事,让孩子猜,往往有稀奇古怪答案。

却也往往歪打正着。

花朵朵远远,居然听到这边话。

她端着筒过来,红了眼说:

“六儿啊!你人鬼紧,爹和娘才狠心卖了你啊!现今六儿遇到贵人,儿可别怨我和你阿爹呵!”

无渡虽已与三少爷玩得极开心,已经离开彼此。但此刻亲耳听娘说,是因为自己太聪明才卖了自己,由得哭道:

“妈!聪明六儿,可以早早帮爹妈做事,让旺旺发起来,咋反要卖了六儿呢?”

“儿啊!爹妈这般开心知足了,没指望旺旺发。”

谢安旁听了,好生明。

月前李李叔说是庭日子煎熬难过,此刻阿姨又说六子太过聪明,这又是为何?

哪有人盼望自兴旺发达道理?

第二天早。

谢奕有目,还能走。

他吩咐谢三好生保护和照顾好三少爷。

渡水渡两个少年郎随同,心里总归七上八下。

李重渡宽慰谢人,对谢三说,他斗笠就是蒙头人俞道长摘。等中有那两坛,三个老鬼喝光,俞伯伯自会暗中相随,绝有失。

并言明毛贼,根本无须他老人出面。因而路之上恐难见真容也未可知。

与花朵朵,明知六儿李无渡此番远赴京都,何时才能再与儿相见都确实,却是在意。居然还在那边,与蒙头人坐在起,似乎是喝了夜,累了,伏桌休息。

“这三个怪人!六子到底是是李与花朵朵生?哪有这般关心?”

三少爷谢安好耐闷。

从叶舟之舟过渡时,谢安在船尾,好奇地向叶舟问这问那。

孩子总归什么都好奇。【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