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 庾太后之死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2787

裒轿子在前,安轿子在后,小健步追随。【3G书城】

一旁家将见小点这般,忙弯腰,手一抄,把抱上马背。

回头一笑,正要说

却见竟是三。

有吃有玩双薪资。

作威作福豪门将。

谁乐意千里奔家,只为去抱黄脸婆?

三当然乐意。

对勤快家将,自是会高高看顾。

庾亮坚决反对。

安与两小孩上朝陪小皇玩。

他与裒面和心和。

王导却同。

王导最喜欢安。

这个当朝宰相,对安有某种心灵感应。

尽管两相差四十五年,几乎半世。

郗鉴肯定站在亲家一边。

公正与正直很有名。

加上裒有圣旨。

庾亮反对效。

有事奏本。

事退朝。

一般事,王宰相宽厚待为而治。

司马衍兴奋得只想早早退朝。

御花园比家新审批始宁庄园还大。

里面除毒蛇猛兽外,几乎什么都有。

太常侍责职,当然是常侍皇左右。

小常侍到待一边去。

适得其所。

进皇宫,远比后世刘姥姥进大观园紧张,惊喜。

一样年纪小皇,居然比他知要浅薄多少。

司马衍对每句话,每个举动,都张目结舌觉得新鲜。

一下子变成好朋友。

安稳重,隐隐成大。

事实上他比他俩大一岁。

二,小皇最小。

奇怪一幕出现

安虽是大,却对小唯唯喏喏。

对三少爷,毕恭毕敬。

小皇,那是言听计从。

后世象棋游戏。

叫兵捉将。

将可吃仕,仕吃小兵。

小兵捉将。

尿尿啰!!

欢叫。

安正要拦住,小皇早欢快同意。

于是乎三小孩御花园上,高低并排着比谁尿得远。

安与站在高处,比小皇尿得远多。

小皇大呼小叫:

“你俩站得高,尿得远。重新再来。”

圣旨虽下,尿却已

只留下笑声一串串。

好玩光阴自然快。

一天,小皇意犹末尽。

玩什么都玩大。

小小皇耍小性子肯歇手。

天子一怒,川变色。

奈。

语。

再比什么呢?

墨香殿笔墨侍候。

毕竟是皇家血脉,官僚家。

野小子,识字写字,都是折树枝在地上划。

象这般雪白宣纸上挥狼毫,那是上天入地头一遭。

司马衍哈哈大笑,亲自教李如何执笔,怎般挥毫。

小皇终于找回尊严。

书法,绝对比安还要好几分。

初次执笔在手,双手乱抖,雪白宣纸上,犹如乌鸦乱飞。

正宗涂鸦。

小皇开心至极。

七年苦岁月,一朝尽欢颜。

开饭

君臣同饮庆功酒。

庆祝小皇胜利。

吾皇万岁!

魈整整睡一天。

三等已回府。

家君臣同乐,闲杂哪有资格?

回家侯着。

饭后,精神劲正旺魈,软泡硬磨,从三处问讯得皇宫所在方位。

心里早有盘算。

这皇,那是非要去瞧瞧可。

头天晚上教训,这是可能再犯

府豪门,类似于白石粉之类,好标师父独门标记东西,随便弄弄。

三一转身,魈当即把心想与四弟一讲。

当然支持。

自家哥哥见,岂是与自己见着一般?

魈这次如昨夜漫

他直奔皇宫而去。

在哪儿?

魈跟三已谈,他当然知道皇宫禁卫之森严。

好在他一身轻功,已得师父真传。

他身轻如飞鸟,却只能让底下一队队禁卫军发觉。

跳下去抓个问一下露形踪,这本事却还没有。

他只能捡有灯光亮着地方去寻。

这个庭院错,屋连屋,居然围墙里面还有围墙。

那边有灯火。

魈悄声息地掠至灯光亮处之屋顶。

翘角飞檐,正好瞧见屋里场景。

哟!还是家闺房。

这有什么好瞧

魈正要回身,耳畔传来熟悉声音。

文君哪!私下称太后可好?”

噫这爷,三少爷爹吗?

爷叫女什么?

真切。

魈伏下身去,倒挂金钟。

屋内状况一览遗。

正是

怎么会在这?

魈弄大清楚。

“爱卿哪,哀家两月见红信,怕是有身孕。”

“啊!这可如何是好?”

“哎!此事自能让御医知晓,你去想法,弄点坠胎药来。”

臣明白。”

魈在上,听得一清二楚。

妈,从把怀孕一事当回事。

妈肚子里又有货,这是众兄弟心里敞亮事。

这个女是谁?

魈仔细往里瞧,却见屋里那女竟与,赤裸裸……

魈十五岁青春燥动年纪,正已气粗起来,耳听又言:

“太后啊!往后可得小心为是……”

“爱卿,今夜尽由郎君恣意怜……”

太后?

啊?!

轻功,讲究是内练一口气。

青春懞懂少年,乍见春色,又耳听得太后二字,怎还把持得住?

一口真气一松,啊一声,双手一滑,竟从飞檐翘角上掉下去……

这还得?

好在魈身手实在得。

还未待皇宫大内禁卫太监近前,早真气疑聚,一掠上房,一溜烟

饶是如此,太后寝宫外,仍留下一阵燥动。

……

小皇司马衍第一次喝醉酒。

从小什么都吃。

只要咬得动,咽得下。

喝酒,更在话下。

安与小皇两个,加一起都战下小

又是跟基因有关吧!

结果三个小毛孩都醉

“太后驾崩!”

这是小皇司马衍醉后醒来,听到最恐怖奏报!

可怜小皇司马衍,两岁失去当皇年轻爹,自己被动地当

五六岁时,因大舅庾亮失策,导致苏峻祖约叛乱,石头城里被困一年多。

是苏峻至死敬重王导王宰相,得以在王宰相怀中,小皇才免受屈辱。

可苏峻恶言恶语,凶神恶煞般形象,小皇心底留下挥之阴霾。

七岁,七虚岁哪!

竟然突然母后驾崩。

昨晚上还好好……

庾太后死,打击最大,当然是小皇司马衍。

庾亮借机大开杀戒。

他趁机杀许多大臣。

对自己同胞妹妹怎么死,却是漠关心。

七岁小皇,心智畸形地成熟起来。

庾太后死,惊吓最大魈。

三得报,把太后驾崩消息传至府。

魈还知何为驾崩。

当他真切地听到神仙一般美貌,那么,那么鲜活一个,没

他一时接受

因为他知道,太后驾崩,跟他有关,跟爷有关。

能说,更敢说。

隐隐约约记得,阿爹阿妈或师父,说起过什么叫灭九族事。

他吓得肝胆俱裂。

从此,魈象似变一个

一个极少开口说话

与其说他是,倒如说他就是魈。

他连与兄弟水,都打招呼,辞而别。

来时骑马去

去哪里?

知道。

是一个匹马回到清风浦上斤竹涧

家才知道三哥竟然没有回来过。

全家惊问原缘。

上来。只知道那晚早早就回,回房即睡。

早上醒来,听三说太后驾崩后,就踪影。

到底有没有见到?

知道。

更没有知道,魈去哪里?

李种夫妇严令各子,绝口莫提此事。

开春后,花朵朵又生

这回,终于生个没柄

李种来得女,大喜之下,却取个俗名。

花。

庾太后死,暗暗最伤心难过,却也最松一口气裒。

从此,他清心寡欲,争。

一门心思培植子女。

他心里清楚,庾太后是被世俗礼义害死

法把知道自己隐私灭口,只能自己却生命。

脸面,有时比命重。

好在庾太后保全脸面。

只求他,尽他氏一族,务保大晋皇朝气数。

庾亮想拿裒开刀。

他已近乎疯狂。

他要谁死,他只须小皇跟前一说,那某某某有谋逆之心。

小皇猝痛母后驾崩,心智一时迷失,任由大舅他胡来。

这样,借小皇圣旨,庾亮杀他想杀几个

借刀杀

这日,庾亮又进言道:

“皇上,谁谁在说,裒有叛逆之心,理当查办!”

裒是谁?

安阿爹呀!

小皇一个激棱,怒吼道:

“大舅,你今天说,谁在说哪个要叛逆,明天说,他在讲哪个想谋反。哪天家跟我说,大舅你也有叛逆之心,我该怎么办啊?”

小皇畸形地长大

庾亮吓出一身冷汗。

从此,他再敢胡来,终其一生,与王导王宰相一道,尽心扶持司马衍。

庾太后死,让安也成熟少。

国丧过后,已在开春。

又大一岁。

安与,这一次主动求见小皇

安向小皇说出心里话,想带一块回会稽郡始宁县治内家里,去读书写字。

分手在即,小皇泪流满面,却是沉吟语。

他知道,大与二,这点点年龄,远远足与奸巨滑大舅等皇亲国戚们玩心机。

留在京都,说定会反害卿卿性命。

哥三个执手看泪眼。

好久出声。

临别时,司马衍紧紧抓住李手,长叹一声:

二啊!朕真愿意与卿换命啊!”

小鸟想高飞。

天鹅羡小鸟。

天鹅极目望天际,志存高远。

小鸟灵巧任翻飞,却更自由。

问题是,命可换吗?【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