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 会稽师爷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3059

苻雄的军府第在成都。【3G书城】

前秦开山鼻祖苻的安排。

苻健,苻雄,众多子中,最出类拨萃的一母同胞兄弟。

那时候,稍微点饭吃,还可多余口粮的男子,都妻妾。

这让风清看了十分不爽。

一股吃不着葡萄,埋怨葡萄太甜的味道。

那个时代,做男爹的爽!

家产挣得太了,到快要得到北方十六国中的一国时,苻了想法。

挣下的家底,同样能力和实力的兄弟几个,到时会手足相残。

这血淋淋的惨案,苻比任何清楚。

旁观者清。

晋朝330年前的八王乱。才导致现在被五胡乱华的,分割成了十六个国家。

所以苻不想让虎狼一样的子们,一同挤在长安京都。

而且,选择韬光养晦,广积粮,缓称王。

单于位传给符健,叫暂不要称帝,进驻长安。

让苻雄坐镇成都。

让另外几个子分镇四方。

氐族,却一直仰慕汉文化。

所以再三吩咐苻健,苻雄众兄弟,一定要多多学习汉的文化礼仪。

一直事必亲躬的带头做。

并亲自为孙子辈专门请家教,物色博学多才的汉,给的众多孙子各各去传教汉文化。

这给广,在凶残的五胡治世时,创造了不少就业的机会。

多得数不清。

从而子,孙子更数不过来,甚至忘了叫什么名字。

氐族没什么事情都记一笔的习惯。

自己哪个女生了子或女了,做阿爹的高兴余,酒喝高时,随便给取个名,过几个月轮流转过来,早已忘了子或女的名字。习以为常。

但苻健,苻雄,这两个子却绝对不会忘。

一则那时苻还不多。

初为父。

二来这两小子实在太优秀。

完全象的。

所以苻对这两个子的子,也特别关注。

尤其对苻生和苻坚。

对一个恨入骨。

另一个宠入骨。

对苻生恨入骨。

因为苻生天生独目。

天生明疾,心机必毒。

多次要杀这个孙子的理由。

事实上符生实在凶狠,暴虐。

甚至光脚板踩苻生,厌恶得恨不得活活踩死

多次都被苻生的叔叔苻雄救下。

恨必爱。

极喜爱苻雄子苻坚。

苻坚让爷爷喜欢的资本。

聪惠。俊俏。异禀。

至孝。仁慈。忠厚。

三岁看

七岁看老。

这年苻坚六岁。

爷爷苻已为聘请了好多汉做家教。

北方的五六个汉家教过。

骗吃,骗拿。

混日子,图银子。

赖着茅坑不拉屎。

只能叫赶。

军府府第,自威武无比。

闲杂等,自然不敢靠近。

苻雄对父亲苻的作派表示怀疑。

笑道:

“父汗,我军府的门口,一天到晚多少汉敢来溜达?您老家命把这招贤榜张贴在那里,又谁敢来看一看?更何况乎揭这招贤榜?”

笑道:“啊!你当知汉古时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一典故吗?我今在威武森严的军府第前张贴招贤榜,本就要让那些滥竽充数,望而却步。然那真材实料的饱学士,自然会胆前来。”

“父汗言理。”

招贤榜张贴出去已三日,连半个前来张望的汉也无。

故而苻苻雄父子,坐在厅堂中,这样的调侃聊着天。

正闲话时,忽慌慌张张的来报:

……汗爷,……军,那招贤榜不见了。”

“哦!不见了?何揭榜?”

“不……不知道!”

胆奴才,这么多白天的,竟连个招贤榜都看不住?刮过怪风吗?”

“没……没。小的们几个,或坐或立的在军府门口闲聊,那……那招贤榜距门口不足丈余,闲杂等,走过路过,自逃……逃不过我等七八对招……招子,哪怕……哪怕一只狸猫掠过……”

这家门的八个家中,口齿最伶俐的一个。

尽管如此,说不出因果。

八个中,两三个坚持说一只黑色的狸猫,似一道黑烟,从招贤榜底下掠过。以为眼花,使劲揉揉眼睛,根本没东西。

所以们几个,都不敢把这个说法坚持到底,免受伙耻笑。

这推举出来汇报的,自更不能信口雌黄。

避轻就重。

“一群饭桶!下去!重新再张贴一份。底下站四个守护。”

“父汗,这样一来,岂不更无敢上前乎?”

“傻子,你上当受骗得还不够吗?为我那臣又土孙,招那些碌碌庸,骗吃骗喝的又何用?”

时已至酉时过半。

成都的深秋,天色终于暗。

通体乌黑。

四蹄雪白。

一袭白袍。

得得得得。

不急不缓。

尽管已近黄昏,

非常醒目。

李无不想直达唐门。

的打算。的想法。

叫化子啊?

千里投亲?

想先找个容身处。

冒然前去唐门,干什么?

师父唐竹唐门叛徒?还纯粹的私奔族?

师父对这个什么都没说。

所以这事不能操过急。

当务急,先找个容身处。

军苻雄的府第,李无老远就望见。

四家站在围墙下,那墙上必什么重要启示张贴。

毫无疑问。

从容驱马上前。

仔细读了一下招贤榜。

招汉文化饱学士。

为六岁的小王爷苻坚做启蒙先生?

汉文化礼仪?

做一个修身,治国,平天下的材?

文治武功若经考核,择优聘用。

吃住全包,纹银二十两一月。

材,年终加薪。

待遇还不错嘛!

从故国临行时,与三少爷的长夜通宵的一席长谈,犹在耳边。

思忖良久。

众家横眉冷对。

忽见无远远的长袖一挥。

招贤榜就在手中。

四家如临敌!

又如遇喜。

均乃胡

众胡胡言乱语。

手忙脚乱地牵住马缰绳。

李无翻身下马。

轻叱一声:

“前面带路。“

先前的家,这次不用推举,自告奋勇。

去把喜事报。

苻雄得报,随家迎出。

李无跨进军府门,迎面就的一座院子。

距前面五间正厅,怕百步遥。

想起时老家,

对岸头,斤竹涧。

南山精舍。

老家的庭院,怕只这里的一半。

四周亭榭楼阁。

小桥流水。

好气派。

父子迎出正厅。

身边已跟着一小孩。

众家拱卫。

双方距离三丈余,苻雄快走几步,正欲招呼。

呜!——

斜刺里飞来一暗器,直奔无门面而去。

听那尖锐的呼啸声,若被这暗器击中,肯定不好受。非死即伤。

堪堪的要击中目标。

众家张开胡嘴

似乎不经意的左手一抬,手中剑销叮的一声,把那玩意拍落在地。

一支银簪。

早已断成三节。

立足不动。

一条长鞭飞至,伴随着一声呵斥:

“好小子,竟敢把我的银簪打落,快快赔我银簪。”

一言方罢,长鞭早至。

李无竖起两根手指,一下把鞭梢夹住。

任由那长鞭主,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如何用力拉扯,再也纹丝不动。

直到此时,苻方出言阻止:

“雪不须调皮,切莫无礼,这位公子替你文玉侄请的家教。”

轻轻一笑,说道:

“姑娘小心,在下松手了。”

那雪小嘴微翘,俏脸一红,一声:“本公主今日暂且饶你。迟早总要你陪我的银簪来”。

言罢,早几个家护着,奔出军府门。

见无剑眉双挑,修长挺拨,举手投足,从容典雅。

刚才九公主雪暗器加长鞭的,见轻描淡写一一化解。

看来身手不错。

不由得第一眼就称心。

忙请至正厅,主客就座。

那小孩正苻坚,字文玉。在爷爷身旁立定。

武功拈量过了,还算马马虎虎。

“还未请教先生怎么称呼?”

问道。

答道:

″晚生会稽李无。″

“哦!先生不远万里,来至蜀地,所为何来?”

疑惑地问。

从容应对:

“当今天下,群雄纷争。江东朝庭,偏居一偶。如今桓温专权,我与不共戴天仇。在江东,晚生虽满腹经伦,却竟无立足地。故远赴蜀地,欲展平生所学,卖于帝王家。”

这样的说辞,李无准备。

喜。忙道:“如此最好不过。请先生谈谈腹中锦秀文章,我等化外族,仰慕汉文化久矣,望先生不吝赐教。”

武功的一关通过,

关键还才学。

什么叫文治武功?

当然文治重要。

得考研一下文治。

一出题目。无当即把孔孟道,三纲五常的儒家学识。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老子修养。还那墨子,韩非子等等诸子百家,却都只讲了个开头,点出了精髓。

什么孔孟儒家,讲究的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

老子的道无为,顺其自然。

墨子的乱世法治,须用重典。

韩非子的连纵横约等。

至于周吴陈王,宇宙荒等等,那根本不用开讲。

因为苻苻雄父子,早己拜服。

化外邦,本仰慕汉文化,们哪多少领悟?听到过这么多?

小学生出的问答题,让博士生导师来答。

除了惊喜惊讶惊叹惊服外,就相见恨晚。

苻雄忙道:

“文玉我,快快上前去跪拜会稽来的师父。”

那小孩正欲上前。

只听苻道:“哪,我看无先生学识,绝不在诸葛丞相下。今晚我这文玉孙福缘,得此贤。你我切不可怠慢。干脆叫先生为师爷如何?”

苻雄听了,心里在想,这位无先生才高八斗,比诸葛丞相谁高却难说。可比那曹植曹子建,和不久前还在世的七位名士,那竹林七贤嵇康阮籍辈的,却恐真要远胜。但让我这文玉师爷,那岂不成了我的师父一辈?同父汗同辈了?父汗今日怎么啦?竟如此看高这年轻的先生?

苻雄心在想,口中却只能道:

“如此!文玉,快听爷爷的话,前去拜见无师爷。”

李无自己哪里能料得到,会来这么一出戏?

既然家愿意,不叫师父而叫师爷,自个倒落得开心。

,苻当夜就摆开酒宴,严肃认真而隆重地,为苻坚办了个拜师爷宴。

风清见了,不由得笑道:

“会稽师爷?那岂不后来的绍兴师爷吗?”

“敢情这个李无,还绍兴师爷的开山鼻祖?”【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