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 唐竹段梅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3100

二十二三年前事。【3G书城】

舟沉浸在对往事回忆中。

斑鸠啼,春天将去,百花凋零。

暮春尽时。

两匹快马,对玉人。

年轻。阳光。

充满朝气。

风尘扑扑。

五月初头,清风浦上。

二十多岁舟,正仰坐船尾。

家酿美酒,浸泡着杨梅。

那微酸带甜味。

用闻,单看着就让人馋虫乱爬。

舟船沿边,美酒,筒装,五十五两装满筒,有十筒。

自己家酿,筒算三斤。

过往客人,允许品尝再买。

两个青年男女下船,叶舟才从美味中陶醉过

二十岁左右男青年两眼发光。

喉咙空咽。

显然喜酒如命。

用说,十筒酒,他全包。

舟欢快至极。

江之东岸,绝少有般绝世风华人物。

自然多关注。

外地

似乎投亲。

上岸时,叶舟特意关照,美酒醇香,进口酸甜,千万下喝筒。

那男笑问:

“那喝多少上量?”

舟道:

“我之酒量,已上等,筒三餐定醉。乡邻中,唯李种那子,下能喝两筒。”

五荒六月,曹娥江畔,往少行人。

舟就多聊阵。

那男子边上,二十绝色美女,他无话找话因头。

那男子听,嘿嘿笑笑,并多言。提着筒酒,离岸上马。

双双拍马往曾山深处而去。

舟翘首远望。

明知已被山遮断,频倚撑杆自由。

撑杆乃舟中仓之定针,他拿手上频倚,舟乱荡。

周后,李种满面春风摆渡,说去天竺庙里烧高香。

事。

李种自己讲吧!

三少爷见李种神情木然坐在旁,显然已听多时。

见叶舟停住话头,就望着他,希望他能说下去。

李种忽神采飞扬,那匪夷所思好事情,仿佛就在眼前。

二十岁李种。

能说他游手好闲。

双亲早古,无束无拘。

世居对岸头,三间破茅屋。

好客,仗义,缺心眼。

会跟游方郎中,漫山遍野采草药。

会随无量术士,东西南北看风水。

日午后。

暖日当头照,清风迎面吹。

好玩天。

李种忽然想,此刻天朗气清,去曾山顶下,那块巨石上,仰面朝天,四脚畅开躺着,该何等爽事。

说干就干,拔腿就走。

香哪!好酒!

谁在老子巨石上舒畅?

好酒哪!好酒!

噫!哪里帅哥?

么多筒酒?

舟那馋虫卖给他

居然喝三筒?

嘻嘻!

醉才怪呢!

让我解解馋!

谁?

什么人在叫唤?

李种酒还未喝,忽然听到有人在叫。

救命?!

四下扫!

哟!远处居然有个女

什么情况?

被毒蛇咬

正出恭时?

啊呀好!

冬眠醒“犁啖破!”所咬。

“犁啖破”就银环蛇。

五步夺命,剧毒银环!

得?

黑线正至大腿根,再施救命归阴。

游方郎中处白跟

李种及细想,对着大腿蛇咬处,张口就吸!

牙龈发炎,自己命先归天。

得那么多

大口大口黑血。

已近昏迷女子。

大口大口地吸出,李种满嘴乌黑。

渐渐血色淡红。

慢慢女子醒

望着李种满嘴乌黑,见到自己还未完全退黑大腿。

她又昏过去。

救人第步。

迟疑,背回茅屋。

慢慢调理。

面对着雪白腿肚,李种吸毒液吸出舍。

那女子已完全清醒过,又急又臊!

李种居然还乌黑着嘴,面对绝色美艳朵花,李种呆,从而忘漱口。

,反而乱方寸。

等良久回过神,连忙手忙脚乱漱口,烧水,煎药,洗伤口。

内服外敷。

清洗时,外敷时,李种敢再看,双手乱抖,更触及敏感处。

都那样过,岂肌肤相亲那么简单?

青春年少,花样年华。

理智与冲动!

本能与自然。

理智在心头恨得发狂!

本能需求无法掩藏。

漱口过后李种,居然唇红齿白,长相俊俏。

孤男。

寡女。

青春。

年少。

共处室。

本能想逃。

实在力从心。

李种狂抓头发。

用冷水当头浇。

切无助。

双眼勾魂!

四目生电!

双唇欲亲!

哐当!

原本破败院门,被重重地推倒!

个青年,十分英俊。

无奈醉态毕露。

踉踉跄跄。头重脚轻。

长剑指,李种慌神!

“四哥休得无礼!妹人虽清白,身却已被……已被……让我去死吧!”

强挣扎,没力气。

从心。

“姑娘切莫乱动,五步夺命,剧毒银环!银环蛇之毒,乃当世罕见。生我也救人心切,实无意冒犯。如今毒气刚上行,切可动气动怒,否则我将前功尽弃。”

李种之言,句句虚。

自称生,实有抬高自身之嫌。

世之常人,谁如此?

尤其面对绝色。

那男子听,见,大叫声,喟然长叹:

“段妹,都四哥,堂堂七尺男儿,竟令心爱女子如此,叫我还有何脸面立世?我贪酒如此,留此微躯何用?”

言毕,举起剑,竟有横刀引味道。

李种旁大惊,劈手夺下长剑,远远丢于地下。

好在男子酒还未全醒,浑身没劲。

李种轻易得手后,凛然言道:

位哥哥,你为何?大丈夫立世,求显赫功名倒也罢,却连父母给你性命都轻言放弃。实令人齿也!”

却都要面对现实!

那男女情侣,视双方性命,都重逾自己。刻骨铭心相爱,千里私奔。

路之上情意绵绵,总因怕后有追兵。

想草草事。

都想把最好自己,从容地献给对方。

本已约定,时节暖日曛人,细风拂面。天作媒,地为床,山河共庆,当夜结莲理。

谁知男,兴奋过度,加上路神经紧绷,此刻放松。

当即在巨石之上,心情大悦,两情欢愉。双双情意蜜蜜,深情款款。

你敬我爱,互尝美酒。

江南美酒,与别处同。

入口醇厚香甜,饮之如甘露。

谁知醉,毫无知觉,软绵无力。

那美女本多喝,也已醉态。

忽觉内急,由去那荒草处……

丝丝香甜之气息,飘荡开去,万物生灵皆苏醒。

乎……

乎,演出场好戏。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自禁,姻缘天定!

世俗!礼俗!

男女授受亲。

已经亲过,故意!

实乃舍命相救!

从而舍命相亲!

命都,何况乎身?

那男子状若疯子。

从而发下毒誓,辈子无颜面对心爱女人,就用黑布袋套住自己头。

外人以为见光。

可实在舍得离开心爱人。

,痛欲生。

见,生如死!

开口,就会发狂。

干脆说话。

知道心爱郎君嗜酒如命,身体已与李种成亲,颗心始终挂在郎君心旁。

她让李种想尽办法,弄酒给他喝。

那男对李种,恨得生啖熟吃,却敢动他分毫。

慢慢爱屋及乌。

加上两个人,都嗜酒如命,且都海量。

二去,竟成莫逆。

好友。

莫逆之交,好友吗?

时间长,李种知道。

叫段梅。

但李种定要把老婆身体叫做花朵朵。

心属

身归李种。

把两匹马卖

就在距李种破茅屋里处,结庐安身。

如此竟二十余年。

无颜见段梅,无颜见世人。

他发下毒誓,真面目直面段妹日,就自己绝命时。

舟始终明白,绝代风华美女,怎么成李种老婆?

绝世风采俞道长(他始终知叫),怎么会样?

神经兮兮,有时黑布蒙头出声。

有时候却笑谈天下事。

怪道长,下子在始宁剡县带传扬。

有酒,必上李种家喝。

李种有酒,定要喝。

至于吃饭,得把自己饿死才甘心。

段梅定会想方设法,让心爱郎君吃上好吃

样。

身归李种。

心属

李种后慢慢知道,四川门五杰老四。

江湖人称云中烟。轻功之高,踏踩云。

老大木,表面木讷,内心深算。人称比干木。

比干有七巧之心。

老二铁。

身横练功夫,可谓钢筋铁骨。人称铁手银勾。

老三山。

身缩骨功,有洞即穿。人称穿山甲。

老五糖。个女,用毒高手。面如桃花赛观音,心如阎罗母夜叉?

江湖人称毒观音。

其实糖虽用毒高手,却对付敌人。

情敌也敌人。

段梅四川峨眉派

峨眉派掌门殷桃红,在段梅刚被生下时候偷

个,只有风清渡知道。

殷桃红当然说,段梅她从云南大理那边捡。段梅爹妈狠心,把刚生下她,丢在荒山上差点被狼叼她从狼嘴里夺下

次谎,得用辈子谎言去圆谎。

辈子谎话,绝可能圆得天衣无缝。

慢慢,段梅疏远恩师。

碰到切都变。

峨眉派与门势两立。

两处相距远,老死相往

谁知道鬼使神差,让遇到段梅,两个对上眼,互相电,擦出火花。

没有可能官配。

只能相约私奔。

四川,相爱情侣私奔发源地。

司马相如卓文君,私奔成功典范。

让后世之人,争相效仿。

如果让梁山伯与祝英台,相识在四川,估计也会私奔。

风清渡捧着月亮看故事,看到此时感慨。

与段梅。

相如与文君。

时间,空间,相距都远。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私奔,卓王孙只狗急跳墙骂骂而已,并派人追。

与段梅却同,他俩各自掌门,却发狠心派人追

追上与结果,自然门要杀段梅。

峨眉派要杀

他与她。

各人心。

两人谁都肯让对方死。

路狂奔。

追到后,追人开始懈怠。

人家两情相悦,男欢女爱。干嘛非要拆散人家?

同门同宗,何必样?

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子建诗,犹在耳边呢!

所以追着追着,两边都借机公款旅游般。

门老大比干木木,自然立马想到。

飞鸽传书!

撤!

峨眉派立马依样行事。

可逃两位却知情。

路狂弄到浙江。

几番探,已无人追。

心情大为放松。

与心爱人在起,心在哪里,那里就家。

有家即故乡。

结果,,李种,李种眼里,口中花朵朵,却家。

个精神上家。

个肉体上家。

任何人都放弃追,却还有人,肯放弃。

哪怕追到天涯。

追到海角。

定要追。【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