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 元渡大婚日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2883

李种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居然把的南山精舍,让给奕建始宁山庄的主楼。【3G书城】

他建议,以南山精舍为据点,向西北一延伸550丈,向东北延伸550丈,找到两个支点,那两个支点之间,相距也550丈。

个点构筑成一高两底的正角的庭楼群。

南山精舍这一点,与两支点连接处之中心点,与曾山山峰,须连成一线。

说来简单,实施真难。

奕贪杯,李种嗜酒。

竟成了莫逆。

因此奕对李种的建议,居然条件采纳。

豪门,不会要李种吃亏。

一个县令,要为一个草民安置住所,一桩小事。

李种主动要求移至湖那东面山脚下。

距南山精舍不足里。

兴土木的同时,奕就顺带为李种,在那湖东边山脚下,修筑了二十间平房。

暮春时节,元喜之日。

主婚。

李种次子李重总管。

李重奕筹建始宁庄园的总管。

能力的永远吃香。

县太爷主婚,这李种上八代以来,绝

安经不起相求,在那日,从上浦,一叶小舟,着仆划来。

一道前去庆贺喜。

那日离,一年后才首次回

两个年头。

小妹花两岁,已会走路学言。

俞老道,那晚起,竟一日见过光,说过话,吃过饭。

不可一日酒。

俞老道酒不喝光,始终不做。

奕几次想让他破了这臭规矩。

一个县令己的事忙活,谁会去在意山野草民,这种屁的小事?

却在意。他还记得那阵怪风,把他吓得不轻。

,也不在意的在意。

恐。

首先在意山魈的理。

山魈不辞而别两年,真的道义。

所以他更在意。他在怨怪山魈的师父,蒙头怪俞老道。

这个白喝老爷两年米酒的伙。

两年不露真容。

两年来,天天喝得醉醺醺,喝了还不出一声字。

这且不说。

在意的这斯喝了就走,到了饭点即来。

知道老爷的酒,永远喝不完,居然不象开头那样牛饮。

两年了,并不见得本事。

除了会吃白食外。

心里疙瘩。

肯定不舒服。

李种这两年红了。

认识与不认识他的乡亲们都知道。

为什么红?

脚指头都想得出原因。

所以李元婚这天,前去道贺的宾客,把这两年,为李种拆迁安置的二十间平屋,空出了的五六间屋的厅堂,全部摆的酒席都挤满了。

二百,远不止一百。

叶小舟然到场。

小舟由小儿子叶船代班。

主席位一屋,那些个平头百姓,不敢凑上。

俞老道这怪,却跟往常一样,凑在主席厅一角落里,用竹筒又牛饮起来。

喜之日,何况乎醉?

然不舒服。

他已吩咐了手下几个仆。

等会婚仪式过后,尔等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仆齐声笑喏!

这些年他劳苦功高。

早想提携他去外地当个武官。

他嫌不由。

更不愿操心。

仆中,他为头。

他手一招。

手下一潮。

随时随地,权最风光。

酒后打架,之常情。

喝酒前你敬我爱。称兄呼弟。

谦谦君子。

七八分酒落肚。

个个君子变老子。

酒若至十分。

老子便天下第一。

天下什么都第一。

妈拉个巴子!

你小子都敢称老子?

还老子第一?

那老子排第几?

乎!

掀桌子,飞凳子。

鸡飞蛋打!好不热闹。

这样的好戏,奕的几个仆,正在上演。

安皱眉。

奕展颜。

奕也这样的货。

什么样的主,就什么样的奴才。

仆,分成两派,扭打起来。

打架吵架的,都说理。

当然都要找脸的评评理。

奕县令县太爷,理他说了算。

这乌七八糟的鸟事,怎么吵起来的都讲不清。

这理怎么评得了?

清官难断务事。

越断越一团糟。

花朵朵与李种,陪坐在蒙头怪身边看热闹。

闹轰轰乱糟糟的一团中,不知谁,把蒙头怪的黑纱布袋扯了下来。

天地声。

山河寂静。

整个厅鸦雀声。

洁白的脸。

目如流星。

络长须。

绝世风釆。

忽地如一溜轻烟,怪道长影不见。

留下一片惊嘘声!

赞叹声!

一声尖叫。

平时吃饱打嗝,走路打趺的花朵朵,居然一跃丈二,再跃丈的飞掠而去!

一片惊呼声中。

叫一声,跌坐在地。

,却李种。

叶小舟长叹一声:

“二十多年,好戏终于才开始。”

“一开始,就结束。”

言罢,撂起身旁装满美酒的胡芦。一枝小竹杆,胡芦口绳上一穿,斜搭肩头,扬长而去。

口中喃喃语,留下如歌非歌一串:

“斑鸠声声啼春去,百花已随青帝归。暖日当头照,清风迎面吹。鸳鸯互梳羽毛时,鸠占鹊巢边。”

皆木然一片。

只知道从此始,酒宴后打包,逐成世风。

乍遇此变,众皆乱作一团。

打架吵架之,早已和好如初,噤若寒蝉。

奕酒已多,没了方寸。

李重小事从容,事不从。

少爷四目一对,少爷默默点头。

当即立于中堂,呼道:

爷速来!”

恭声应在。

“着你速带,沿母踪迹追寻,务求结果回报!”

应喏!

“四哥五哥前来!”

“六弟话请讲!”

″着二位哥哥各带几,速至叶小舟清风浦口,李口,务请探明实情,一单发现俞伯伯及娘亲,务请妥妥安置。″

喏!!

“二哥何在?”

“六弟话请讲。”

“阿爹由你负责,务请莫再走失。若闪失,二哥之罪!”

“谨遵六弟所言!”

“七弟何在?”

“六哥,小弟也差使?”

“着七弟护住八妹花,切莫乱窜。”

“六哥,晓得!”

哥速来!”

“六弟请讲。”

中内外,均哥照料,各位亲朋好友,烦众将协助哥应酬。请众位莫要慌张,继续畅饮,尽醉方休。″

不一刻,指派停当。

少爷微微额首,显然十分满意。

这一年多来,少爷安与,在上浦东山,日夜熟读天下所书,连蚯蚓模样文字的书,都不懂装懂的读。

对安邦治国,排兵布阵的书,日夜推演。

今日伧促出事,锻炼之好机会。

领命去后,安吩咐两个将带路,与两个,往曾山顶上,那蒙头怪俞老道住处而去。

行前,见李种神志失,状若失智,捧着酒坛狂饮不止,竟敢劝。

已似烂醉如泥。

不一刻,少爷与,至曾山峰下一巨石上。

安驻足回首,见曹娥江宛如飘带,运接北天尽头。

左首猪山,似失疯野猪,势欲东扑。

幸亏隔着剡溪毕了潭。遥望清风浦上,影绰绰。

曹娥江上,白帆点点。

安正感慨江山如此多娇,忽听将急报:

少爷,事不好!”

“何事不好?休得惊谎。慢慢道来!”

“那,那蒙头怪与李……李老夫,竟……竟已双双毙命……”

一个踉跄。

将旁边扶住。

颤声问道:

在何处?”

“俞道长破道观。”

急痛之下,飞奔在前。

破道观外,早仆守护,不许闲进去。

安命扶持着,一行刚要进入道观。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被众仆从里面赶了出来。

“讨饭怎么讨到这里来?走走走!″

少爷斥责道:“休得礼!来,给这位婆婆二两银子。”

老婆婆感激得早已泪流满面。

不住声的着,蹒跚而去。

少爷与众进内,见道观空徒四壁,内一门,应俞道长宿处。

间破屋,正厅中俞道长侧身扑卧,一摊血渍,已把头部一块浸湿。

右手斜撒,左手捏着一纸,显刚写不久。

花朵朵横卧一旁,胸口长剑露柄……

安肃穆着脸,蹲下身去,从那道长左手上取来那纸,立起身来,看纸上所书。

“空竹节真虚心?”

“野梅结果怎低头?”

少爷略一迟疑,望着哭翻在地的,若所思。

洞房花烛夜。

慈母归天时。

喜庆未尽,当即白布飘飘。

任谁,都看着心酸。

觉着难过。

夜幕降临。

安着去把叶小舟叫来。

李种似乎知道这结果。

他竟已如常

也非常

他静坐一偶,不出一声。

安着一步不离的侯着。

众子皆披麻穿孝。

新媳妇脱了红妆换素裹。

安问叶小舟:

“两年前你曾说,李种李叔乃世居那斤竹涧,那时叫对岸头。这俞道长和花朵朵,却二十多年前,一道从清风浦摆的你亲眼所见,不会误?”

叶小舟惊闻一下死了两,天生的胆小,中生的在为己担心。

今见这小官爷一脸正容的问己,早吓得趴在地上裂裂发抖。

…………小老爷,真的不作案,小天生胆小,连……连尸体都不敢多看一眼的。”

少爷知道己过于严肃,忙和颜笑道:

“这位叔,没事没事,俞道长与花婶婶实乃尽,与旁干。我觉得他俩死得蹊跷,故差叫你来一问。你真的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多多少少知道点内情,不况从实讲来。”

少爷招呼他坐好,和颜悦色的对他讲。见他气色缓了过来,就又威严的说出后面的话。

叶小舟听了,又要站起来趴地上。

少爷连忙拦着。

看来奴才命一时难改。

“叫我从哪里说起呢?”

叶小舟轻声问。

少爷道:

“就从你下午挑一胡芦酒走时,口中吟唱的那歌开始讲来。”

“斑鸠声声啼春去,百花已随青帝归。暖日当头照,清风迎面吹。鸳鸯互梳羽毛时,鸠占鹊巢边。”

“从这首诗歌开始?”

“对!”

“其实这歌俞道长常在我小舟里唱的。”

叶小舟轻轻地叹了口气。【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