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 潜伏东山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3061

,就这么天的把日子过着。【3G书城】

时候觉得生这条路,真的好漫长好漫长。

可是忽然间,回过头去看,竟发觉日月往来如梭。光明弹指而过。

潜伏东山的李无与三少爷谢安,这互打量,突然间发觉对方,都已是神骏丰朗的青年。

这才曲指算,已过去了五个春秋。

与小皇帝司马衍,整整分别了五年。

五年的岁月,发生的事大多太多。

小皇帝变成少年天子。

也成了光彩耀眼,全天下臣民不敢仰视的真命天子。

谢奕谢大已子女众多。

其中长女谢道輼,已颇才名。

幼子谢玄,刚刚呱呱落地。

李种垂垂老矣!

却连七儿悔也成婚。

三少爷谢安娶妻刘氏。

李无娶妻阮氏。

她们是表姐妹。

与此同时,天下群英璀璨,众多豪杰才俊横空出世,尤如漫天璀璨星。

单琅琊王氏族,书法大家王羲门,就是那高卧东床的这位,与天下第贤惠才女郗璿喜结良缘后。

早已生下七子女。

哪七子?

,疑,肃,重,徽,操,献。个个才气过,千古留名。

女,即是王孟军。

那琅琊王氏偏支,出了,此姓王名猛,字景略,称赛孔明。实乃旷世奇才。据史纪实,无论文治武功,均远胜诸葛孔明。却少被后传颂。何也?

不能诟病。

又如王导。

王导功,绝不逊后来者谢安。

千秋传颂,却高低。

为何?

不能诟病。

这诟病,非世俗男女风流。

要知道千古风流第,即是谢安谢安石。

这诟病乃德欠缺。

切皆因果。

那四川门。

雄父子,威名隆,如雷灌耳。

而这五年中,三少爷谢安的才华气度,也早已传扬千里。

毕竟是世袭豪门,立足既高,自是声名远播。

李无却默默无闻。

心事重重。

三少爷当然知道无的心事,不是因为无名。

这日起来,谢安对无讲:

“无,你我主仆场,如今都已家室。我知你非池中物。今后何打算?”

李无道:“三少爷,我自从接纳恩遗物以来,几个心愿未了。”

“不妨讲来听听。”

来,四川门,恩门。我欲去会会,父所言木,和兄,及其几位伯。二来,三哥失踪已近二载,是死是活都不知,我得用父独门标记去寻找番。三则,八妹无花,两岁被那花白头发的婆婆所掳,至今下落不明,也已五载。我早寻探心。只因恩的遗书所述与几套武功秘笈,尚未研熟至透,才耽误至今。好在这些天来,我已全部顿悟,自信足以涉足江湖。故此少爷不提,我也会在这两日提议的。”

谢安道:

门恩怨,手足情谊,此乃家小义。你所言,我也认可。须知当今天下,北方前秦苻健,刚承父苻洪大业。此旷世凫雄,才气纵横。加上母兄弟苻雄,也是不输亮瑜帅才。兄弟联手,已统北方野心和才能。你若此去四川门,须刻意关注前秦苻健举动。家国间,孰轻孰重,你当自知!”

凛然道:“谨遵三少爷教诲。”

正谈笑间,忽听门外报:

“圣旨到!”

谢安慌忙备香案。

整顿衣衫,跪接圣旨。

皇帝司马衍宣谢安及李无速去京都见驾。

谢安知道,这几年来,朝中几根顶梁柱,如王导,庾亮,郗鉴继过世。

朝中桓温势大,已专权势。

家中大哥谢奕,虽与桓附马关系莫逆,可大哥勇猛豪爽余,沉稳算计不足。

家父谢裒又已年迈……

圣上在此时机,召谢安等进京,又是为何?

毕竟谢安二三岁!

早已可以出仕。

家里的是当官的,大哥谢奕,堂哥谢尚,四弟谢万都是方大员。

谢安身性淡泊,不想再追求名利。

与王羲,许洵等众多名士,莫逆交恣意山水,畅论书画,携歌妓,逛美景。

生快事,莫过于此。

所以无意当官。

圣喻。皇命不可违。

当即带无赶去皇城。

日,来到京都。

君臣见,触目惊心。

二岁的皇帝司马衍,竟是如此衰老,少年白头。

与谢安石李无比,竟是天地差。

见了,暗暗掉泪。

做皇帝辛苦,可见斑。

司马衍见儿时好友,三会,况若隔世。

知自己年虽青春,身心却俱已透支,已然衰老至极。

几子年幼。自己饱受幼儿上位苦。

而今桓温己坐大,自己的黄口小儿,定不是对手。

司马王族中,窥视皇位者不乏其想把皇位暂时由母同胞的弟弟司马岳接任。

等自己长子司马丕长大成,再把皇位还给自己子孙。

司马衍思前想后,总觉此计不妥,可又实在没更好的办法。

忽然想到谢安。

这些年,已举荐谢安石。

尤其是这几年前的宰王导,太尉郗鉴,都对谢安推崇备至。

甚至连大舅庾亮,也都尽心举荐。

谢安石才,司马衍自是知晓。

还知道,谢安石的那个小书僮李无,此亦是奇才。

只不过李无当官的资格。

谢安石不出山,就更无出头机。

不知,司马衍深知。

故此,时隔五年宣召,让谢安与李无进京。

召谢安至密室,托国事家事与,私唔半日方出。

对无安排。

是金子总会发光。

可若是金子永远埋灭于地下。

发出的光,便沉寂于地。

所以金子也要展示的平台。

发光被认知的机会。

皇帝要谢安出来做官,这不是天大的面子。

这是天大的担子。

谢安不得不服从。

先替桓温做秘书。

谢安名声天下传。

桓温自是欢迎至极。

明知道这是皇帝放在身边的枚棋子。

可桓温心大,何惧

谢安出山了,无自然追随。

所以司马衍很放心。

日,身心透支完毕,无奈驾崩。

胞弟司马岳继任。

并没按先帝司马衍的思路,去规划生。

毕竟不是司马家的头道臣子。

已征得三少爷默许,前往四川行。

祠堂何处寻,

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

隔叶黄鹂空好音。

三顾频频天下计,

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身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诸葛丞的武候庙前,游不多。

袭白袍,柄长剑。

丰神俊秀,风度翩翩。

独自垂泪。

进入四川,到得成都。先朝拜武乡候诸葛丞,这是李无早已决定了的行程。

牵着通体乌黑,四蹄雪白的千里宝马。

叫它乌云。

此刻,站在武候庙前,缅怀先辈,感慨万千,泪湿衣襟。

竹,虽无与行过拜大礼。但李无身本领,都拜父所赐。

正如竹的身本领,都拜诸葛丞所赐样。

因为竹留给李无的那部《诸葛八阵图详解》,实乃诸葛亮手书手抄本。

诸葛丞去世,距竹出世,不足七五年。

机缘巧合也好,事因果也罢。

竹遗书上说,门初建机,正是丞陨落五丈原时。

门与诸葛丞何渊源?书上不说。

只知道诸葛丞的《诸葛八阵图详解》,是门开派立宗镇山宝。

直深藏在供奉诸葛丞神像的厢房中,神像顶上的金匣子内。

离地面三丈余。

巨锁把,长年紧锁。

钥匙在木身上,从不离身。

门掌门权查阅。

木是门第四代掌门。

平时二个时辰守着。

废话少说,日大兄酒醉,查阅八阵图后忘了上锁。

就在这个晚上,竹得手。

身轻功,仿佛狸猫。

不及细看,当夜草草抄袭成功,原稿依样放好。

虽是同门大兄,但竹总觉得图谋。

从而暗中留了这手。

竹远逃至江东,当初也考量。

始终信,大野心。

竹留给李无的这套《八阵图详解》,是多年研读心得。

在原文的基础上,注解了自己对八阵图的见解,剖析和延伸。

从而,比丞的原文,内容更丰富,更精深。

诸葛用兵唯谨慎!

这是诸葛丞的特点。

谨慎,没坏处。

但不见得全是好处。

另外,诸葛亮生除少儿生坎坷外,二七岁,即与刘备《隆中对》。

定下了建国的基本国策。从此心态应比较平稳,故少刻骨铭心情感大事。

竹则不同。

那二多年,那是活在煎熬,窝囊,憋屈都至极限中。

所以研读,注解诸葛丞的八阵图时,心头太多太多的情感投入。

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对李种这样那样的办法。但潜意识中,或者说内心深处的臆想中,是时时刻刻如何抱得美归的情感倾注。

所以的注解,的剖析,的延伸,充满着匪夷所思的面。

把三六计,演化成反的七二计。

把诸葛丞的八阵图,演变成六,三二,六四阵图。

八八六四。

与诸葛丞部奇书,《六四卦奇门遁甲图》完美结合。

奇思妙想,防不胜防。

远远不足以形容。

根本无法领会领悟。

李无却领悟得很透彻。

因为知道父与自己娘亲的故事。

深深的同情父。

理解父。

敬佩父。

情至深处,必所泄!

这跟欲憋气自尽样道理。

除非外力。

天下没

好好的,能闭住口,用自己的手,捏住自己的鼻子,把自己活活憋死。

情至极处,必所泄。

所以说,诸葛丞的八阵图详解,被竹这么研读,剖析,延伸。

当世中,已无军事专箸,可与匹敌。

李无共鸣。

李无竹处,不仅精通研熟了《诸葛八阵图详解》精进版,还对父的其武功全部研熟。

当然连父的独门标记,吹笛生花法,了然于胸。

吹笛生花法,自是把所想告知同门的东西,通过类似于后世的数字密码,告知同门。

此时不全用。

也就没必要罗列。

此时,李无只是在诸葛丞祠堂外,围墙的角落里,画了支竹笛。

应该说不能算它是竹笛。

因为这玩意只只孔。

竹笛好象至少七只孔。【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