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月亮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3711

五十多岁的光过,辉煌过。【3G书城】最终却妻离子散,身败名裂。

过去的都已过去。

往事堪回首。

五十岁左右的年龄最尴尬。

样。

因为曾经的他光之极,败落后,在老家,他无处养活自己。

所以他只能孤身人,去外地打

他是曹娥江游清人。是的,就是张若虚《春江花月夜》里的“白云片去悠悠,清胜愁”的清浦。

说是去外地,其实也是很远。

宁波慈溪。

造跨海大桥的南首

文化人。看去却长得结实壮硕。

这是他辉煌的岁月中始终没有放弃锻炼和劳动的结果。

他在跨海大桥程部招处,百斤包的水泥,轻而易举的包,让招的毛经理笑着说他大将的材料做小

这句话是毛经理看到在新招民,填写了自己的名字时说的。

比较前面的民歪歪扭扭的字,字,绝对的鹤立鸡群。

最低层的民群,还是有档次之分。

这样,虽说自己的名字写得流的好,米七五六的,壮实的身板,举目无亲孤身人的,他仍然只能在最低层的最低层干活。

无所谓,只要能安身立命,有口饭吃,他无所谓。退休至少还有十年。

这十年,他只要能自己养活自己,就万事大吉。

跨海大桥打桥桩,这是民活中最低层的活了。

而打桥桩的活中,跟着自由沉降的钢板圆柱,在深海底管抽海水及海底污泥的,这是要尖端科技的,也是最底层民最辛苦最危险最低价的种活。

就在做这

是的,他有文化,他曾经光过。

但此刻的他,就在做这活。

跨海大桥的海底桥桩,3厘米厚的钢板,5米的直径的圆柱钢板,通过自然沉降,把圆柱内的海水抽干,节的圆柱钢板电焊好,点点的往沉。

直碰到海底有亿万年前的原生岩层后,这海底桥桩的基础才算清理完毕。

然后通过定配比的钢筋混泥土浇制来,桥桩才算正常完

说来简单,操作起来的复杂程度,手指头想,也是细思极恐。

时时刻刻侍在被无边寂寞包围的海底,除非巨型的吸沙泵被东西卡住。

吸沙泵的吸力,可以把三吨重的头水牛绞肉机般的绞碎吸来,所以,般情况程进度还算顺利。

也因此,的活虽说有险,却也很少要去海底冒。

36千米的跨海大桥,有几千这样的深海桥桩要打。

在打最后几只桥桩时,确切地说,在打3889号桥桩时,吸沙泵出事了。

吸沙泵没有坏,就是吸海水和泥沙。

钢丝索系住,通过卷仰机吊去检查,这是的本职作。

他全副武装的被吊了去。

快到吸沙泵莲泵头处时,通过头射灯发现,吸沙泵被只八爪章鱼吸住了。

这是他的第反应。

所以,他连忙通过对讲机让面的操作暂停作业。

他拔出削铁如泥的匕首,慢慢的靠近吸沙泵的莲泵头,想都没多想,就往那八爪章鱼身划去。

力,怕小心把精钢制成的吸沙泵莲泵头割破。

谁知他匕首触及处,却是柔软似无处着力,匕首划过,居然连点痕迹都没有,这让他大吃惊!

于是又加重了力度再划,毫无反应。

要知道自己的这把匕首,三公分厚的铁板,轻轻划都会有裂缝的,比杨志的宝刀还锋利。此刻,居然划只八瓜章鱼?

好奇心使他忘了恐惧。

在头灯强光的照射,他终于发觉这包缠在莲泵头的东西,并是八爪章鱼。它通体乌黑却无光。

见匕首划它破,大奇之匕首尖头稍微点。却知触到了它的笑穴还是什么的,只见它收缩成块面盆大小的圆饼,指厚的样子。敢情是有弹性的。

好在早有准备,忙抓,正好抓在手中。

抓在手中第感觉是没有感觉。

第二感觉是抓在手中了,却知道怎么形容抓住了的感觉。

噢!太轻了。

让他产生了错觉。

仔细打量了,应该有四十多公分直径,公分厚的这么大块圆饼子,无论如何该这么轻。

第三感觉是它似硬硬,似软软。

这是宝贝。

这是把它放进贴胸处,抖了抖钢丝索,对讲机通知面,把他拉去时,这么认定的。

回到作业船,他当然把第眼看到的,向他的顶头司汇报:底的莲泵头,被只巨大的八爪章鱼包住了,被他匕首割得四分五裂。

随便理由,就辞掉了作。

越是廉价的种,越多的是排队要干的民

而现实社会,最放心并催讨的,是民资。

知道自己在这里干了189天,150元/天的,他居然只休息了六天。生活费只领过5千,剩的两万叁仟多元,要了三天就能到卡的。

流的国家建设项目,施现场进出,自然有超乎寻常的安检措施。

过安检门时,颗心七的忐忑安。

贴胸的玩意儿无感觉的却是存在。好象舒适的内衣穿身,却感觉出身还穿了三四层衣服样。

无障碍地通过了安检门,让越发坚信,自己捡了宝。

人吃饱,全家饿的他,做人舒适极了。

他已没有了家。

到哪都要租房住的,在农村里,花5百月,保证只须拎包入住。

什么空调厨房卫生间的,统统都有了。

所以他就在慈溪周行镇,租了带露台的顶楼的只房间。次性付了半年的租金。

他心里清楚,剩的两万零点钱,省吃俭点,可以年的光阴了。

已无老,脱了小。创业的激情早已光。

能吃能睡,慢慢等老。

这是的现状。

他很安于现状。

对任何事都看穿了。

包括酒和女人。

想回首往事。

所以他安顿来第件事,就是检查他捡到的宝贝。

什么都知道,这薄薄圆圆的玩意,它到底是什么材质。

可以肯定的是,它是生物。

通过清洗液反复清洗,又通过反复观察,这玩意是生物。

是现代文明的产物。

的人生阅历和经验,告诉他,这玩意应该是天生的。

天生就是自然。

鬼斧神,巧夺天。都足以形容它。

得给他取名字。

躺在露台的躺椅子,已经把玩到月中天时,这样想着。

四十多岁的房东老板娘,已经是第三次顶楼来过了。

很快明白,韵依旧的老板娘的老公,绝对是里扎勾勾,钞票收收的那类人。

的冷若寒霜,自然为自己赢得了清静。

对女人出于内心的反感,让他宁愿把冲动对付与情趣品。

身旁无人时,他又捣鼓起捡来的宝。

转动着轻若无物的它,似乎与明月有某种默契。

所以把它取了可耐的名字:

这名字真俗。

到底是什么玩意?

百思解。

的月好圆。

手中的月真圆。

他拿月照月

忽然,他发现,手中的月,似乎对天的月有灵感。

它似乎发出,或者说吸住了月的光。

好象大白天,拿面镜子对着太阳般,束光柱外人很难察觉到样。

通过手中的月,反射天的光,投射到刚租久的房子里,这游戏,大猩猩也会玩,喜欢玩。

比大猩猩要聪明多了。

他乐此疲。

噫!投射在房间内的影子怎么好象有影子在动?

怕月太轻被吹走,连忙回房,从随身的拎包里拿来胶带,顺便关了房间里的灯。

等他把月胶带安全地缠在靠背椅子,调整好了与天的角度,把投影照在房间的白墙壁……

很模糊,但肯定有什么东西,通过手中的月,接收到了天的某种信息。

这是毫无疑问的。

是做什么都会冲动的年龄了。

他见这样,反反复复的弄出什么结果,就放弃同游戏的玩法。

他觉得自己比大猩猩聪明的是,后者可能会永远这样照去。

他回到房间,拿来那把匕首,知道伤害了月,就匕首把胶带划了,重新跟初次见月时那样,划它伤,就匕首尖刺。

无数次的点刺忽然发现月变了,表面变得白茫茫片。

他想都想,自然的在百度查看地图样,大拇指和食指胡乱的划月的面。

奇迹出现了。

表面,出现了类似于电视剧的镜头。

知道,这绝是现代文明的缩影。

浮光掠影,来形容月快速变幻的影象正恰当。

手指头按住,发觉快速掠去的光影会慢许多。

所以他连忙使劲的按着,象数字电视样,终于由快进千倍的,慢慢的到快进32,到快进16到8到4到2的,能正常欣赏了。

可以肯定的是,此时月的镜头回放,应该是中国古代的某朝代。

没办法穿越到月里的朝代去。

但凭他的知识层面,他慢慢的摸索出,这样的场景,应该是唐朝的服饰。

似乎更是汉朝。

魏晋南北朝吧?

心里想。

紧紧的盯着月看,浑管这月明来路。

作为最起码的现代人的处事标准,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把月缴给国家有关部门。

但除了身份证承认是中国公民外,什么都是了的人,他才去管它。

古人讲怀壁其罪。

那是有人知道他怀有宝贝了,见到的知道的人,难受呀!

举报,千古皆然。

当然会举报自己。

他心安理得的盯着月内的图象,进2倍的速度向前推进。

没有声音,象在看无声的黑白电影。

按成正常的播放进度。

研究出里面的内容。

按成1/2的播放进度。

错,应该是魏晋南北朝时代吧!

看这些古人,慢慢悠悠的,喃喃呢呢的,干什么啊?

休的,捣鼓了两天三夜。

饿了康师傅方便面。

累了眯会。

第三天晚,他终于能听出了声音。

初听之,犹如听歌。

语速慢而悠长!

想起了越剧的起首语:

“走啊!”

“来也!”

古人的话真好听。

尽管还听懂在说什么。

房东老板娘以为自己家里住进了疯子。

这是没有料到的。

应对这麻烦,对而言,实在是小儿科。

在又无声的夜,事实向老板娘证明,他仅没疯,而且特雄壮特趣。

他之所以楼,是因为他有比较重要的事在做。他需要安静。

从此,老板娘成了的守门员。

经过几天后的研究,终于能基本掌握月的故事情节,和简易地操作月的其它流程了。

他完全有复述月的故事的能力了。

他真的想回首往事。

想起往事来,他的心会莫名的产生恨。

可往往越是想回首的事,却时时的要跳出脑海。

人类,没办法控制的器官有许多。

耳朵无法开关。

大脑无法停止思维。

可以憋气呼吸,却无法命令心跳暂停

要让耳朵进杂音,只能宴想排除。

要让往事回首,只能其它事填充。

时忙活过后,往事就会幕幕。

峰真东西。

他写了部《车骑山》自以为了得啦?

偏偏要写部《车骑将》,去恶心恶心他。

正好,我凭我手中的月,来还原你李峰老李家,千年奴才的熊样!

除非碰改朝换代,否则,龙生龙,凤生凤,生老鼠会打洞。

咬呀切齿呕心沥血的努力拼搏,永远都没办法与人家亿的小目标比拼的。

认命吧!

千年的奴才命!

,你有多大的怨,要如此怨恨李峰?

自己心里在问自己。

往事又要泛滥,还是赶紧捧着月讲故事吧!

的事,能忖度八九分了。

就看他捣鼓出了系列的人和事!【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