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 山魈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2756

知道自己身份,开心,他开心。【3G书城】

沉默,他就不出声。

在通往杭城官道,李般陪伴着谢安。

一辆双马车,匹快马,正不疾不缓奔驰着。

李山与李水兄弟俩,时而一人一骑,时而两人合乘。

象久关笼里鸟,一下放飞,自是说不出开心。

出门时二哥吩咐话,时刻放在心

昨晚与二哥对话,兄弟俩记忆犹新。

二哥说:″一切以和六弟安全为第一。

老李家见过最官是里长。″

″对!跟堡长差不多腕儿,与亭长还差一截。“

″堡长人牛皮哄哄,昨夜见到人,那是成千堡长都抵不!没哪堡长敢正眼看!“

“真?”

“真!”

″啊?!昨晚咱兄弟几,只差没把谢人头帽子摘下,戴自己头呢!″

″知道和六弟,今番去京都所为何事吗?″

″所为何事?″

“那是去见真命天子,当今皇帝。知道皇帝是什么玩意懂吗?″

“皇帝?是不是天下他说?”

“是不是圣旨口?叫苍蝇变黄蜂,叫麦面变蚂蟥?”

“二哥,二哥,听说当皇帝什么都不用做?”

“当皇帝有是钱?”

“四弟四弟,当皇帝,那是自然。他哪会象我们?他那是金门槛坐坐,金勾刀敲敲,罗汉豆吃吃啊!”

“啊?!二哥,话是真吗?你说我们六弟此去京都,竟是去见皇帝?”

“正是!”

“我要尿尿!”

深感肩担子重,一路之他是步步小心。

真是心,居然会相信那老二话,叫一模一样活宝做保镖。不是拿性命开玩笑吗?

虽说人小气度不凡,天生有一股子威势。可毕竟只是小孩。

一路之,谢心里虽有怨气,却也不能再多说。

吩咐赶马车家仆谨慎。

一切都得小心为

面对着山对双胞胎,谢觉得又气又笑又好玩。

眼腈睁得再,盯得再牢,一不留神,当即分不清谁是老?哪老四?

反正没有倒计时。

一路,行程速度自有谢掌控。

到钱塘江畔时,正是申时中。

十月深秋,早点打尖住宿,也是不错。

早是早点。

钱塘江不远,即是天下已有名声杭城。

按礼节,自当问一下

去杭城。

往返条道已不止一趟。

以前都是一帮家将奴仆,成群结队,好不威风。

一次,两人,两小孩,两不小玩皮少年。

话,只能服从。

钱塘江船,比不得谢家官船。

却比清风浦叶小舟小舟,那是要得多。

堪堪,正好满载。

五马六人一车,一两银子。

那一身健子肉加满脸横肉船老,见气度不凡,定是富家子弟,张开狮子口。

行!摆至对岸给钱。

“慢着,叔,我们只有五人呢,减点价。”

说。

“什么?明明见你们有六位。”

不信你瞧!

船老当然不信。

只差没把马车翻过来,东捏捏,西拍拍,以为半不小,钻进包袱里

好家伙!硬硬

气堵。

活宝,干嘛玩障眼法?

害得财被内露。

船至江中心,船老把船在江中心抛锚。

重新开价。

本来五马六人一车,一两银子,现在少一人,纹银二十两,一口价。

″人少,价翻二十倍,什么道理?″

嬉皮笑脸跟船老讲道理。

怒目而视。

船老白晃晃钢刀,用侧面拍拍自己手掌心,笃悠悠地说:

“原本有六人,今儿一人,官府追问起来,谁吃罪得起?万一吃官司,须得先捞着点本。”

“有道理。若是剩下五全都不见,岂不更省事?”

向他献计。

正是我在想。”

船老恶狠狠地说。

赶马车发抖

谢安与小手牵着,极目远眺钱塘江,嘴角微翘。

“那二十两纹银事,能不能免?”

李山缺心眼,净跟他在废话。

那船老

“免!免!哈哈哈!”

“谢谢!可是你亲口答应。”

李山还在跟他胡扯。

“废话少说,拿命来!”

“慢来慢来,再等一等。”

“再等一等?还等什么?人活百岁都要走,迟走不如早走,早走早投胎。老子可没那份耐心再等。”

″好吧!你来拿命吧!″

船已靠岸

船老缺心眼。他一门心思在对付李山小子。却不想想,一活人,凭白故不见,什么情况?

李水早在船底。

船老抛下铁猫刚沉底。

李水拎起就往对岸走。

船老说话算数,二十两纹银都免,还在乎区区一两?

当一行人马全部岸,李山把手中钢刀,笔直飞向木船,叮一声钉在船身

连钢刀都不知何时,会在他人手中,船老缺心眼。

要拿船老去见官。

道:“罢!挖肉补疮,难治根本。”

问:“是为何?难道任由此风长?如此奈何?”

谢安叹道:“政通才能人和,国泰方可民安!”

众人听,皆不多言。

杭城就宿,平安事。

经此一役,谢心悦诚服。

当即与小十好几岁山水双,称弟道兄起来。

人很快话不谈。

官差不过如此。

近则不逊,人之通病。

说:“谢哥,据说和我们六弟,此去是见皇帝老儿,能否让我与四弟也去瞧瞧?”

惊,忙道:“兄弟,你怎敢乱呼皇帝为老儿?要知当今圣,还是少年天子。让你等瞧瞧?岂非天笑话?我谢,都快,连影都还设见过呢!”

山水双,舌头同伸,啧啧有声。

谢安,久坐马车生闷。

见又至阳关道,就嚷嚷着要骑马。

奈,只得让山一骑,水共乘。

赶马车,赶着空车或前或后。

一路平安到京都。

一骑时,再恳求想办法,让他兄弟俩,辈子若能瞧皇帝一眼,心愿足矣!

谢安不置与否。

没把握事,他从不说,更不做。

是他行为准则。

么小?谁会信。

风清恨恨不平,边看边想:

甘罗十二岁当宰相。

现代人十岁不婚,四十八岁还自称男孩。

都现代,还不相信古时会那样英雄出少年!

叫甘罗时代少年,如何能相信,时光斗转两千年,四十八岁还男孩?

脑飞跃亿光年,心智倒退何止千年?

哎!还是继续吧!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夕阳西下,谢山水双,护送着谢安,终于抵达乌衣巷。

论从礼仪还是规矩,此刻,都得坐在马车里。

气势恢宏乌衣巷。

富丽堂皇谢家门。

哥山,看着翘角飞檐,双目炯炯,知其心思。

一下马车,他就拉着哥哥手,轻声道:“哥,千万莫把京城当自家,平路不走树梢。”

正心痒难熬,见六弟说中心事,想起二哥教诲,忙点头称是。

谢裒见谢出色差,就准他一月长假,让他回会稽郡浦老家,或留在京都找乐子自由。

喜滋滋从账房领差旅费,人不凑小孩队,自去潇洒不提。

谢安把兄弟,介绍父亲认知。

把路经历略略讲,谢裒一脸疑惑。

豪门规矩,山水双自不能与同席吃饭。

也不能随意跟定左右。

毕竟是京都。

凡事有规矩。

略不习惯外,当即应对自如。

送两位哥哥至外宅厢房时,又再叮嘱哥,莫耍家时性子,一切得规矩行事。

当夜话。

第二天一早,穿戴一新,得去见皇

远远见四哥在那搔首弄姿,很是不安。

使眼色让瞧。

命家仆叫水近前。

告知,哥不见

原来,山昨晚见谢府内外,全是飞檐翘角高楼厦,对从小喜欢他,如何按耐得住?

尤其是师父俞道长那里,学得高落低吐纳功夫后,他真跟鱼儿离不开水一样,整日在树梢练习师父教吐纳功。

昨晚水见劝说效,就叫他去玩一圈即回。

谁知道单乌衣巷,就有千间飞檐挑角高楼。

一窜屋顶,如一放入山林猴子,哪还停得下来?

于是他窜窜下,简直比猴子还开心。

好奇心驱动下,他见有灯光人家,即去窥探一番。

不消一刻,把乌衣巷首尾游略遍,心中劲儿正足,早已窜出乌衣巷,腾京都万间高楼屋顶。

还未玩尽兴,才猛然记起,忘用师父独门标记,备注回至谢府路。

跳下楼来,寻得夜里行人问路,路人指手划脚,左拐左拐,右转右转,却哪里寻得到原处?

后半夜行人稀少,京都巡逻官兵不少。

差点没被捉。

黑暗中更是分不清东西南北。

样。

有一少年,他忘回家路。

正当谢裒,谢安父子暗暗恼火,李水急得出汗时,山终于找到谢府。

天亮,猴子窜越本领毕竟不小。

谢安恼怒道:

“把只山魈关起来。”

用不着关,山魈累坏

从此,李山绰号山魈。【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