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 小皇帝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2963

“母,孩儿要做。【3G书城】”

大晋朝偏安江东,已历

七岁的司马衍,样对庾文君说。

庾文君环顾左右,见除了几个宫女太监,宫别无他人,忙轻声道:

“傻根儿,叛逆初定,人心方稳。我儿怎能么说?”

身为十岁到的庾文君,苦口婆心劝己的长子。

儿啊,为娘知道儿心思,你喜欢花花草草,涂涂写写,喜欢与谢安等孩一起玩。可你的命啊!可怜的儿,辛苦,将就一下,把位坐着实。母就放心安心了。要知道多少人在窥视你的位子?往千万莫再般说。”

说:

“母,儿臣明白,有外人在,孩儿会多言。可儿臣当得憋屈。儿臣多想与安哥哥一样,生下个当官的命,而莫要的命啊!”

娘儿俩宫深闺,午夜的茶余饭,讲的些悄悄话,会让他人听见。

深宫里由外而内,先太监宫女的,传来层层奏报声。

“启禀太,太常侍谢裒谢大人求见。”

司马衍听到奏报,心头一喜,忙道:“谢太常侍前来,必有安哥哥音信,快叫他去墨香殿候着。”

宫女娥正要传话,太俏脸易察觉的一红,言道:

儿啊,太常侍谢大人午夜求见,必有国事。墨香殿乃儿练习书法之厢房,岂可妄议国?还让他去听政殿议事吧!”

听政殿垂帘面即娘娘寝宫。

平日里垂帘听政。

贴身宫女娥,听太的。

谁权力大,当听谁。

谢裒接到长子谢奕八百里加急书。看过书信,又对附着李种画的画,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心中九九早已翻滚。

他清楚,他们谢的根基在京都建邺乌衣巷。

休闲娱乐的别墅庄园,却在会稽郡治下,始宁县上浦镇上。

谢裒与哥哥谢鲲兄弟俩,身边的贴心秘书,哥哥镇守一方的刺史。底下子侄,族侄等已有几十人,区区上浦别业已然足容身。

而且,么大的业,居然没有属于己的墓陵园地。

一直兄长谢鲲与他谢裒的心病。

桓温老爸一族,琅琊王氏王导一族,和郗鉴郗一族,谁没有良田万顷,豪宅千间?

消说墓地千顷。

而他们谢,居然还没有属于己的专属墓地。

大晋司马朝下,还凑在四大族之末呢!

所以谢裒接到书信,心中盘算了一夜一天,他知道该怎么做。

太常侍,个职位可闹着玩。

从常侍先先司马睿开始,到常侍先司马绍,轮到现在常侍司马衍。

司马衍比儿谢安还一岁,常侍候侍候他,岂菜一碟?

至于常侍庾太嘛!

职责所在!

一切很快搞定。

戍时还未到,早哈欠连天。

谁稀罕听北方前秦日益强大,一统大北指日可待?

谁耐烦听接纳北方流民刻允缓?在流民集中地京口,组建一支流民军,由朝庭发放衣食,统一指挥以防北方测?

些没兴趣。

他感兴趣的谢奕给弟谢安招了个书僮,年纪与他一样大。

谢安早已与他秋千荡荡,花园跄跄。

好玩极了。

因户籍需要,须得朝庭

发个文,盖个章?

简单?

要下道圣旨?

用。

司马衍听谢太常侍往北面扯开去了,眼皮沉沉的,启驾回个寝宫。

万岁。

恭送圣安!

哎!当真够累的。

尤其

一走,接下去,有太代政。

谢裒亥时末出来,该做的然都做好。

皆大欢喜!

由此始,始宁县治南首。剡县北端。那高的曾山山脉所在。猪山东边。

嵊溪接剡溪,与曹娥江环抱处。全归谢氏族园。

取名:“始宁庄园。”

司马衍第二天醒来,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当即下旨,着谢裒带儿谢安及书僮李无渡日内进靓。

谢裒正待早朝。

接到圣旨,敢怠慢。

好在谢往来辛苦,乌衣巷也主人的

他还休假在京都。

命大于天。

假期取消。

速回会稽郡剡县,迎接少爷及书僮来京,得有误。

敢有误。

太常侍的儿子,熟识。

司马衍两岁登基,根本懂鸟事,一切有庾太抱天子以令诸侯。

司马衍苦恼至极。

未懂事起,即由。

哪怕连尿尿。

当有的威势的样。

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做什么说什么,都有规矩。

难受至极。

能与太常侍的儿子一个月玩一次,司马衍最欢快的时光。

大舅庾亮,连个权利都要剥夺。

庾太昨晚睡得很踏实的,所以早上起来心满意足之余,没把儿的旨意通过哥哥,辅政大臣庾亮,就宣了下去。

另一个辅政大臣王导,倒没必要通气。

庾太,庾亮和王导,朝庭的股力量。

庾太知道,个抱着天子的,力量却最单薄。

庾太清楚,桓氏,郗氏,都与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庾亮一族,己哥哥,亲国戚。

谢氏,四大族中略显单薄,跟己的势力一样。

司马,八王乱政,五马渡江以来,真的敢有谁可依。

眼下势单力薄之时,提携一把谢,那效果此提携另两要好得多。

更何况太常侍……

司马衍懂母的一番心血。

毕竟只有七岁的

他多么渴望能痛痛快快玩一场。

命,到剡县大少爷县衙内,迎接少爷及书僮无渡回京都。

忙煞谢奕。

从谢口中,他得知圣上已把清风浦一带,全部赏给他们谢。并赐名:“始宁庄园。”

由得笑逐言开。

当即决定兵分两路。

一路由谢再返回京都,护送弟主仆。

一路,己立马去始宁县清风浦,找李种选宅基挑吉日,准备动工。

至于始宁县县令王夫之那边,原本世交,又有圣旨在手,必多言。

又至于搞基建之银两,谢氏名门,更事一桩。

让谢奕略显安的,剡县至京都建邺,足千里,却也八百有余。谢身强力壮,又内外功高手,快马加慢鞭的,两天即可到达。

而今弟年幼,能鞍马劳顿的骑马,用双马驾的马车,才正理。

么一来,就得五六日方可到京都。

一路上,须得经过几处强人出没处。轻车宝马的,怕路上安全。

当谢奕把心中打算及顾虑,跟弟主仆和谢一讲。谢细细一想,也觉责任重大,一时敢多言。

谢安见无渡欲言又止,笑着道:“无渡又有话要讲吗?”

李无渡红了红脸说:“说来怕老爷斥责。”

谢奕笑道:“就当童言无忌。”

无渡道:

“老爷,听您说您要去我们老,我常听阿爹讲,我们那边有一怪人俞道长,有一身本事。哥四哥,日日在那怪人身边。别人知,我只知四哥地上飞跑,哥树上窜得快。而哥地上飞奔,竟及四哥水下游得捷。个我亲眼所见。”

“有等事?此去建邺,当往杭州折上。此刻为时尚早,干脆弟等,先与我一道前去始宁清风浦。至无渡老,去会一会那怪人及无渡兄弟的哥四哥。尔请那怪人一同护送。”

谢奕说干就干。

当即吩咐备好马车,叫上另外几个仆,先去始宁清风浦。

行前,谢安吩咐下人,备几坛美酒,两担鱼肉米面等。

知道无渡贫,班人马下去,岂要吃得他雪上加霜?

谢奕连连点赞。

无渡暗暗感激。

剡县至始宁县清风浦,官道上马车飞驰,消一个时辰,即到清风岭下。

剡县县令至己治地之尽头,能再鸣锣开道。

连骨子里都有官场气息的,叶早已嗅出了官味。

他见差多一月多见的六子,居然带着一群人,围着一个官老爷模样的去渡船,吓得张开了嘴,忘记合拢!

清风驿站。

当然接待官场上的人事的宿营地。

一行人因舟太,只得分两渡。

舟对着衣着光鲜的六子,一个劲的叫六爷。

前些日子叫李种兄弟,今而叫李种的种为六爷。

己都蒙了。

过他宁愿相信,他叫六爷没叫错。

无渡知道叶大伯有传呼乡邻的绝招。

用点拔,叶舟早已对着曾山方向,吹起了尖锐入云的哨子声。

第二渡还未至东岸,清风浦上岸边,早立着两个少年,竟一般高矮,同样眉目。其中一个,抱着无渡在啃了。

山渡水渡,无渡的哥四哥,双胞胎。

山渡见六弟带来的客人中,竟有那么多的酒肉米面,兴奋得一声尖叫,早见了人影。

老四水渡也要跟去,无渡早在撤娇:

“四哥,背背。”

十五岁的水渡,当即要来背六弟。

无渡忙说背少爷。

谢奕笑道:“无渡兄弟,弟与我并骑一马。”

水渡说:“六弟,对岸还有马吗?”

当然有,还好几匹呢!此刻仲秋,水位太深,何让马泅水过岸?

怕马受惊,难以控制。

个容易。

水渡言罢,把身上衣衫一拉,只剩裤衩,一留意,人早钻入水中见。

谢奕忙吩咐谢,过渡去通告对岸留看的仆,干脆让马泅水,众人全去清风浦上斤竹涧。

忙再乘舟至对岸,水渡早已对着仆在传老爷旨意。

仆见谢到来,才肯相信。

匹马,由水渡牵住绳缰,缓缓泅渡过江。

江面上只有马首,见人影。

让谢惊呆的,无渡十一岁的五哥复渡,竟把四坛米酒拢着,一担挑了。

人只比酒坛高几许,怎惊煞众人?

风清渡没惊煞。

因为他从手中的月亮上,点击出了世,隋唐李元霸,唐末李存孝的存在。

两人,都天上雷公神下凡,力大无穷。

还有此刻的李复渡,看来雷公神早已下凡。

十一岁挑两百斤,稀奇。【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