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一只布袋

小说:车骑将 类别:霸道总裁 作者:追梦客 字数:3177

曹娥江畔,清风浦。【3G书城】

叶小舟,摆东西往

叶小舟是清风浦的第..N代摆

他已在里摆三十多年。

几乎所从东岸,摆去西岸的,他都认识。

李种当然用说。

四十多岁的的李种,象配种的公牛,生七个儿子。听说,曾经的花朵朵,又身孕

花朵朵当然是李种下种的田,李种的老婆就叫花朵朵。

叶小舟当然知道,曾经的花朵朵是怎样的朵鲜花。

凭谁都想象得出,生七个儿子的女朵花还能怎样的鲜艳!

李种手牵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肩搭着只空布到叶小舟的小舟

因为是熟得能再熟悉的乡邻,叶小舟自是要调侃个比自己小几岁的李种

“种田,今天又想去哪里化斋啊?”

李种田是没田种的,谁都知道叶小舟口中的那丘田是什么意思。

七个儿子,外加肚子里还货,种田的绰号真的是白叫的。

“舟哥啊!王侯将相,宁种乎?句话对啊!它是种的啊!你看我李种家,爷爷农民,爹爹农民,爷爷的爷爷,好象还是农民,农民的种子,世代都是农民。爷爷认得的三百多个字,到我手里,天保佑我,些年我东游西荡的,总算积累十倍余,可命的种难改呀!”

叶小舟还未接口,旁的小孩早尖声道:

“父亲,孩儿识字,已止三千呢!难道父亲识的字,倒比孩儿少?”

叶小舟大惊,说:“种田,小六子此话当真?”

李种忙道:

“舟哥,莫听小儿信口雌黄!莫听小儿信口䧳黄!”

清风浦西岸即是清风岭。

老规矩,李种的过钿回头给。

六七岁的小儿,自是搭货揩油。

风清知道,故事发生在公元328年仲秋节后的某天。

地点,始宁县与剡县的交界处,清风浦

同样是县城,始宁县的县城,就没剡县的县城得繁华。

时近黄昏,李种牵着六子小六子的手,惆怅的想。

小六子早已没时的兴奋新鲜和劲头

四十多里的山路,让个倔强要胜的小孩,快要哭

饿还是其次。

脚底板的血泡,让小六子知道,原本厚的鞋底,此刻脚底板与细石路面零距离亲近的,那滋味,让小六子欲哭。

李种知道,苦个六儿。

谁都割舍得心头肉。

想起头天晚老婆花朵朵的泪,李种心如刀绞。

没办法啊!

七个儿子九张活口呀!

长子李元年已二十,女方家提出财礼五两银子,即可过门。

可诺大的家,进路少出路多,实在没办法,只能卖掉个儿子,但愿能娶房媳妇。

虽说自己所在的始宁县城,三脚两步就到。可卖儿度日的,脸面谁挂得住?

剡县毕竟离家几十里地

和尚好念经。

妓女接乡邻。

乞丐样要脸皮。

“王候将相宁种?元重山水复无悔!”

是李种自己杜撰的诗,他把自己的七个儿子,取成句诗,元重山水复无悔!什么意思?

定要意思吗?

六儿李无最聪明!

真的舍得!

花朵朵哭得泪水涟涟。

″聪明机灵,才能卖个好价钱!″

没种的李种,竟是般的安慰着妻子花朵朵。

实在没办法向六儿开口说明个事实。

当李种用身的三个银角子,为六儿无几只肉包子。

看着他欢快地吞进两只,终于因疲劳而躺在自己怀里熟睡的无时,李种的心,还是阵阵似被揪着的难受。

用说,县衙门口的石狮子旁边的角落里过夜,倒是个错的地方。

后半夜的丝丝寒意,让李种把空布摊开,盖在无

的作用当然是装东西,尤其是装能填饱肚子的东西。

连狗都搜查出可以填肚子的东西,布就成

天亮时分,辆马车叽叽歪歪的拉货进衙门,把李种冻醒和吵醒

凭经验,车衙门里要用的东西,面粉鱼肉蔬菜什么的。

当然还两布盐。

李种当然知道,自己的布,曾经就风光地装满过的盐。

晶莹剔透的好东西哪!

想起自己的布,曾经装满过盐,李种兴奋得下子完全清醒过

还在美美的回味晶莹剔透的盐的味道时,刚才进衙门的那辆马车,在赶车欢快的口哨声中,远远的七咯八咯,七咯八咯地出现

李元也醒

李种下意识的站,象恭候圣驾似的,低眉顺耳的迎马车,送往车马。

噫!

什么玩意?

从马车

千准万确!

而且还是盛过晶莹剔透的盐的布

与李种手中提着的布,几乎样。

李种待马车缓缓过去的同时,几乎点都思索,把手中布往马车丢,顺势捡起掉在地的布

乖乖我的天。

那咸咸的居然是精晒的海盐味。

李种欣喜若狂!

凭手感,布里还盐。

李种连忙手把无抱起,手抓紧布,快速地离开现场。

钻进胡弄里,环顾四下少,借着天亮的晨曦,李种哆嗦地扒开布看。

哇塞!

里居然竟然果然还十四五两的海盐。

盐是什么玩意?

李种清楚,贩卖私盐十六两以,大晋朝的律法,那是至少监拘年。

担以,杀无赦!

谢天谢地!

天佑我用卖儿。

李种兴奋得当机立断,决定立即回去。

凭布里的十四五两盐,它足以抵得过儿子的身价

真是运山难挡。

李无毕竟年幼,他对父亲的举动无解。

千辛万苦的走天,到县衙门口宿夜,天亮开,父亲居然要回家去。

那昨天般依依舍的又为哪桩?

难道只布,与刚才父亲的那只布,竟那么大的区别吗?

小无虽说懂,但离开娘亲及哥哥们毕竟已天,回家,当然是他求之得的事。

所以说李种让他趴在老爸背,更是让小无开心至极。

还未出剡县县城,李种就被

李种依稀记得就是那个赶车的。

个小孩,只布

单凭两条线索。

天又未大亮。

又还多。

所以,李种很快被赶车的抓住。

李种当然会承认。

他真的舍得承认。

赶车要动粗,想强夺。

李无虽说只七岁,却是半点惧,尖叫着要见官。

赶车

他是理由笑。

个长年累月天天进衙门的官二差,自是认识谢大官,大少爷谢奕的。

谁都知道二十岁到,当即当剡县县令!

世袭制太好

就是当官的料。

大少爷喜酒。

喜酒的豪爽。

往往也粗鲁。

粗鲁就没官架子。

所以赶车的自是认识谢大官

点居然会说去见官。

真是求之得。

谢奕还在喝早酒。

倒是傍七八岁的三弟谢安,学着大模样,在规劝大哥:

“阿大,早堂未升,岂可饮酒乎!”

谢奕知何故,对个三弟竟出的喜爱。

看他小摸样,本正经,似乎停下喝酒,他还肯罢休。

正好,前堂传击鼓声。

李种心虚,真的敢见官。见无小六子,知天高地厚副凛凛然的样子,觉心头好笑。心想,大还他,官司又吃身。

所以李种与赶车扯拉着到县衙,赶车敲响中堂申冤鼓。

谢奕带着三弟前堂。

世袭制是生下当官的种,自是允许自己的亲属从小领略下堂的威武。

谢奕堂坐,三弟谢安大哥的膝趴坐着。

谢奕惊堂木轻轻拍,叫声:

“何击鼓?带!”

怕年幼的三弟惊吓着,故惊堂木拍得重。

“原是只黄鼠狼!”

赶车姓黄,排行老四,称黄四郎。

黄四郎对大少爷谢奕,却常常自称黄鼠狼。

在领导面前,适当的贬低自己,时会起到意想到的作用。

至少,很容易让记住你。

“黄鼠狼,大清早的,你打搅本大少爷清饮,所为何事?快快讲与本官听。”

于是黄鼠狼就叽叽歪歪的讲

什么叫先入为主?

谢奕的作派,就是先入为主。

他的治下,居然敢偷盐,而且快线的量。

略略的取观,见果然如此,所以谢奕举高惊堂木,对着堂下李种父子,低头望望三弟,使劲儿地拍惊堂木,叫声:

呀!小刑侍候!”

谢老爷升堂,自名堂。

大刑侍候。

起,那是要夹手指,拔指甲的。

中刑侍候。

那是吃扳子

小刑侍候。

妙!

那是请你喝米酒。

别以为那是好事。喝到你吐又喝,喝再吐还喝。

叫喝,吐着走。

对李种讲,还正是件始未及的好事。

他最喜欢喝酒。

就没喝饱喝醉过。

旁乌眼溜溜的小无,都觉得堂那大老爷的可爱。

小无见大老爷膝还坐着个衣着光鲜的,与自己差多年纪的小点,两双小眼,早火着般的亮晶晶的对

谢安与李无样,早前去,两个秋千荡荡,家跄跄的冲动。

在升堂呢!

片威武声中,两官差抬坛酒

当李种知道小刑,真的是堂个二十岁左右的大老爷,要请自已喝酒时,他高兴得差点要晕过去

谢奕见酒已抬到,手还末抬,早手下当着李种父子和赶车黄鼠狼的面,打开酒坛泥封,满满的舀瓢,给堂的谢大少爷,谢大老爷奉

是谢奕的贯作派。

酒,当然得大老爷先尝尝。

以示公正,表示无毒。

李种见大老爷美滋滋的喝着,早猴急

连小无也兴奋。

刻,李种喝得大打饱嗝。

真舒服!

李种拍拍肚子,跪着嗑谢大老爷:“谢老爷,草民喝饱。”

喝饱

什么意思?

醉?

还没醉!

那得继续喝!

“大老爷,让我方便下。”

“行!,带去茅房。”

,接着喝!

“报老爷,坛米酒见底。”

“再坛。”

七岁的李无,看看父亲,望望八岁的谢安,张嘴欲言。

谢安对谢奕说:

“大哥,位大伯年纪大,你莫要逼他再喝。”

谢奕笑道:“三弟的意思是放他?”

谢安点点头。

谢奕见,把惊堂木拍,喝道:“大胆刁民,今天看在我三弟面,且放尔等去吧!”

李种打着酒嗝连声称谢。拉着小无的手,只想快快逃走。

辈子他足

终于喝畅过米酒。足够在乡邻们前吹余生

而且还是县官大老爷赏的。

小无却嚷嚷着叫:

“大老爷,小的还而话讲!”

好小子,怕是与谢安小孩对,居然敢般言语。【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