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香满阁酒店

小说:圣手神医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云水小生 字数:2220

林郎彻底被两个二货激怒,他过来把抓住马伟龙衣领,抬手便从包房内扔出去,随后指着陶道:“我打女人,自己滚!”

“林郎,长本事是吧?竟敢动手!”

赶忙跑出去,将马伟龙从地上扶起来。

“小子,他妈竟敢打我!”

马伟龙简直都要气疯,想冲过来跟林郎动手,又没有那个勇气,迟疑下扯着嗓子叫道:“经呢,酒店是怎?服务生都敢动手打客人!”

也跟着扯着嗓子叫道:“快来人,服务生打人!”

听到他们叫喊声,酒店急匆匆过来,脸谄媚道:“马大少,您是什时候来?”

马伟龙是花花公子,整日里吃喝玩乐,他又在餐饮界做多年,之前早就熟识,知道是马家大少爷,十足有钱人。

又遇到老熟人,马伟龙更是趾高气扬,指着林郎骂道:“张经酒店还想想开?服务生竟敢动手打客人。”

顺着马伟龙手指看去,随后道:“马大少,您误会,他是我们服务生。”

马伟龙叫道:“可能!我刚刚明明看见他在擦桌子,怎可能服务生?”

跟着道:“就是,是服务生还能是客人?他就是个穷属丝,口袋比脸都干净,怎可能有钱到里吃饭?”

林郎没有话,他想看看堂堂香满阁是怎件事

满脸谄媚道:“马大少,是误会,我们服务生都是统着装,我也是第次见到他。

是服务生?”马伟龙皱着眉头道:“是服务生又怎会来?是我们定包房,他怎跑到里来?们酒店是怎?赶快叫保安把他给我扔出去!”

“马大少,您稍等,我马上就处好。”

回头打量下林郎,自己从来都没有在酒店见过他,怎看也像是到自己种高档场所来消费,更1号贵宾房

沉着脸问道:“是谁?到我们酒店来做什?”

林郎道:“当是到里来吃饭是我订包间。”

“林郎,时候能装?”陶马上叫道:“经要听他,他就是个穷屌丝,怎可能有钱到里来吃饭。”

林郎对个女人已经失望到极点,道:“还真是无知,莫欺少年穷懂吗?”

“就吗,还好意思种话?”陶指着林郎道:“都是同学,谁还自己照过镜子吗?以为穿人模狗样就能来里?衣服估计都是地摊货吧!就穷样子,口袋估计比脸都干净吧!竟还敢到1号贵宾房吃饭,当大家都是傻子吗?”

听到陶话后,林郎笑笑,自己身上身衣服可是在江芸蓉那里穿来,陶认识国外大牌也就算,还在里透漏着傻气,林郎想想就觉得好笑。

马伟龙趾高气扬对经道:“听到没有,他就是偷跑进来,赶快让保安把他扔出去。”

面对马伟龙位富家公子,经是毫犹豫选择相信。

他对林郎道:“我们里是高档消费场所,是什人都能来,马上给我出去。”

林郎道:“我最后遍,里是我订包间,相信可以查下订房记录。”

“用着,马大少都是他定房间,赶快给我出去,我叫保安赶人!”

在餐饮业也做十几年,对自己看人本事极为自信,怎看眼前年轻人也可能是在1号贵宾房用餐客人,要知道最低消费可是万块。

林郎沉着脸道:“作为酒店对待客人?”

马伟龙道:“就是个饭都吃穷屌丝,算什客人?”

他回过头来又对经道:“如果连种人都能成为香满阁客人,那我以后肯定会再来,跟种人起吃饭会降低我身份,看来我要跟们老板声,太成问题。”

“马大少,别着急,我就让他滚。”

赶忙直接拿起手中对讲机,叫道:“保安,到1号贵宾房来下,里有个捣乱。”

听到他命令之后,久,四个身高马大保安很快冲过来。

指着林郎:“把他给我扔出去。”

四个保安毫客气,冲过来就要动手正在时身后传来声怒吼:“我看谁敢动,都给我住手!”

在场人都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酒店老板赵云鹏大步走过来。

见自己老板来,经赶忙脸谄媚上去:“老板,您来有个开眼跑到咱们酒楼闹事,我马上就把他处。”

还没等他完,赵云鹏个大嘴 巴抽在他脸上。

“混账东西,我先把,竟敢对林先生敬!”

赵云鹏肺都要气炸,林郎好容易来香满阁吃饭,自己费尽心机想讨好,可个猪脑子手下竟要对人家动手,是给自己拆台吗?

赵云鹏来到林郎面前,脸歉意道:“林医师,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我来晚放心,件事我定给您个交待。”

回过头来,他又对经道:“告诉我,到底是怎回事?”

被刚刚巴掌彻底打懵逼时有些知所措道:“老板,是马大少位林医师是混进来……"

认识林郎,但是看到自己老板都对他毕恭毕敬,他立刻知道自己惹大祸,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将责任推到马伟龙身上,寄希望于马伟龙跟老板关系渡过关。

见赵云鹏看向自己,马伟龙赶忙伸出双手上前道:“赵老板好!”

赵云鹏冷冷眼,丝毫没有要伸手意思。

是谁?我跟很熟吗?”

马伟龙收回双手,讪讪道:“赵老板真是贵人多忘事,咱们起吃过饭呢!我爸是马有财。”

事实上,赵云鹏只是名酒店老板,在东洲市也没有太大权利和财力,之所以能让马伟龙对他毕恭毕敬,完全是依靠康家,香满阁也是康云祥公司名下,今天林郎医治康云祥时,赵云鹏也在场,所以林郎是什人,他身份重要性,赵云鹏再清楚

赵云鹏稍微愣,想道:“马有财?是谁?我怎没听过东洲市有号人?”

马伟龙原本是想提下自己老爸名字,借个装装牛逼,给自己长长脸面,没想到真遇上赵云鹏,人家仅连他自己,就连自己那个老爸也认识,牛皮瞬间吹破,脸打呱呱响。

马伟龙笑呵呵道:“洋城马瑾老爷子,那是我伯祖父,我爷爷是伯祖父表弟,我们家和洋城马家属于同宗同源,我们两家更是……”

赵云鹏挥手打断马伟龙。

“行啦行啦,别再往脸上贴金,洋城马家马瑾姥爷子那是当代武学泰斗,可别在里玷污马老爷子名讳。”

马伟龙将自己远房亲戚马瑾马老名号都搬出来,但赵云鹏依旧没有看他眼,扭头看向站在旁颤颤发抖

林郎坐在沙发上,静静欣赏着眼前戏剧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