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 情思

小说:仙侠世界里的男配 类别:玄幻仙侠 作者:北兮秃子 字数:2125

兄,妹口无遮拦!我这就待她向你赔礼!”

妹多虑!额,这位妹性情直爽!”昊大气摆手,没有再继续,其中含义言而喻。

女子语气轻柔,威风凛凛,之前泼辣女子此刻低眉顺目!

妹,何为我引荐二位。”

此间都是同辈弟子,昊温文尔雅,气度非凡。

“这是我弟南宫烈,那位是我妹柳,二人均是我焚香谷新弟子中翘楚!刚才冲撞兄,还望要介意!”

着眼神还扫女子眼,柳听闻独自嘟囔:“人家是实情,兄,就算南宫兄他嘛!”

“……”

昊身后四人看女子样貌明俏,虽道是两派之间暗暗较劲,兄没再开口,他们好发作!

虹却被气宛然笑,有心做个样子。

温婉气质连生气都迷住南宫烈和昊等人。

突兀寂静,

女子只能轻咳声,打断这微妙气氛开口道:“,顶撞门长辈话,对同道无礼,罚你跟我回去取焚香十诫抄录!”

唤作柳明艳女子神情微滞,求助似眼自己南宫兄。

而男子却眼观鼻鼻观心语,气跺脚!

妹,柳妹天真浪漫,与我青云田叔峰内灵儿是有些相似,还是要太做处罚”昊终究是个中君子,看得这女子受苦,主动开口。

兄宅心仁厚,过这小妮子是需要教导!”虹温柔面容笑意初开。

失去继续能力。

“哼,我用你求情,罚就罚!哼哼,李兄这样叫你,你就这样叫我!别以为我知道!”柳到是甚在意,前句对着道,后句却是奔着虹。

“那既然这样,住所问题就交由南宫弟引领兄去吧。我领着小妹去认罚,有什么要求请兄要和南宫。!”女子轻柔决定,没有给人反驳机会,就带着柳而走。

而柳却扭捏下,回身对着南宫烈做个嘴脸,并没有看昊就急忙跟上。

昊心里叹口气,常年在傅身边察言观色,接待事物,如何看出这是推拖之言,可自己什么,难道人家让其陪自己去就要陪自己去?

要是拿这话做借口,显自己更加心思

洒然笑,收拾心情,对着叫南宫烈俊朗男子礼,“那就有劳南宫,前几次行色匆匆,这次定要南宫弟好好介绍番。”

兄客气,这是我应该做兄,众位兄,请给我来!”男子八面玲珑,语气落下风。

礼引领这众人。

————————

————————

漫步在焚香谷悠扬小路,清脆笑声从柳口中传来

“嘻嘻嘻……姐,我表现错吧!看那几个人那憋屈样!~咯咯咯……”

虹看着开心女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人家兄毕竟是客,代表着青云,涉及到正道情谊,下回别这样!”

“哟哟哟,忘恩负义姐,坏人我去当,好人你来做!这么做还是为你!”柳嘴角撇!

“为我什么?那得让我好好听听我们柳想法!”虹表情变得促狭!

“哼,别以为我知道那念想,前几次来之时我就听接引弟子提到过他打听姐你消息,今天见面看他那魂颠梦倒样子,就差把看上姐写在脸上招摇过市!”

完自己还哆嗦抖,似在甩什么样!

虹听完,脸色微红地啐口:“天天学好,道法境界见长,背地里损人本事倒是让人钦佩起来!”

“我看他相貌堂堂,气质内敛,身份更是青云第二峰首徒,将来是要接任首座之位,这等人物在青云甚至天下已经是少有青年俊才,怎会如你那么堪!”虹倒是没带意见地起,虽然她晓得男子想法!

“啧啧啧,那姐是看顺眼?小妹又是那无眼耳之人,那龙首峰首座弟子又怎么能敌上我们那位兄呢。相貌武功都比之强百倍,奈何更是位重情重义奇男子!~”女子摇头晃脑如数家珍。

“在外任务回来之后就听兄英雄救美,甘愿自身忍受万毒噬身,玄火坛灼烈之苦愿我们美人儿受难!而美人恩重,三年间断地频频探望,目光都快把玄火坛看穿!现在谷内年轻代谁知我们姐芳心暗许~”

“可是您倒是落清闲,天天只顾着望眼欲穿,结果害我和南宫兄任务加重,跟着任务长老三年曾回谷内!哼哼~”

女子越越气,最后赌气般理睬身前之人,似是在发泄什么。

原来由于李洵和意外,焚香谷只能把更多任务分摊给其他人,而南宫烈,柳都是仅与李洵二人相差线,这三年资源着重分给二人,让二人感受到辛苦!

虹听完更是哭笑得,学着李洵平时习惯,葱葱玉指抬起戳戳柳娇嫩面门,就再言语!

被女子指又打开话匣活泼妹子又开口:“所以今天就要让他知难而退,晓得清楚,他算得个人物,想来我和姿态会让他明白!”

虹听完脚步顿,有些意外于女子心思巧妙!温婉地开口:“出去趟果然

面色红,嘴唇微抿,小声开口:“是南宫兄给我法子!南宫兄很聪明!”

“噗嗤……原来我们妹春心啊!”虹终是没有忍住,调笑般开口。

是啦,南宫兄很喜欢,他只是想帮忙而已!”女子语气急切!完自己瞪大眼睛,好似什么秘密。

愣,有些捉摸定:“你这妮子到底是哪方客!”

少女情怀总是诗,柳轻叹声,起长大姐在侧,在藏匿那层心思,语气悠长:“南宫兄晓得心思,自己心思就淡

我看他是祝福愿意成全心思,所以,我想成就他心思!”

完已复刚才那般明媚爽朗!神情低沉婉慧!

虹看着变个人妹,心中疼,怜爱之色闪过,主动牵起手。

两人俱都沉默起来,直到快走完这幽静小路,温婉女声率先开口:“妹,找个信任之人去打听下青云张小凡此人近况。然后你亲自去趟北方空桑山,那里附近有个小池镇,我要知道哪里有没有异样!”

意思?”道正事,柳眼面容肃穆对方,没有再问,点点头,转身走入个分叉口!

独留在此女子眉毛微皱。

许久

心思转动,终是长叹声:“唉,看来明日还得去见兄,龙首峰里当年那两个遗孤有个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