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18岁了,依旧是吵吵闹闹的一天

小说:某天成为公主小说 类别:古言小说 作者:病名为爱 字数:2693

吗?!你刚才说什?”

黑塔的法师们个个都张大了嘴,怀疑自己的耳朵。怎明白刚才自己听的话

然而,让们震惊的人依然好整暇地躺在沙发上吃饼干。

"怎,集体耳聋了?如果你们这早就那样了,后该怎办?"

哇哇!

一如往常,听这种令人讨厌的声音,法师们感受了从里外涌起的怒气。但对手斯。所,忍一忍吧。你必须忍受!

"这样的......们好像听错了什。所,请再说一遍......

法师们爬起来,再次问道。斯啧啧地咂嘴。于,格外仁慈地再次开口说道。

"问女孩子喜欢什吗?"

那一刻,法师们大惊失色。

原本听错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你刚才听了吗?你听说的了吗?

"女,女孩子喜欢什啊,斯先生..........?

成群结队地前来请教斯古代法的法师们就像吃了老鼠药一样,一个劲地挣扎。虽然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们想问的问题非常明确。

"你难道在谈恋爱吗?"

恋爱?

恋爱?!

恋爱.....!

谁?那个斯?!几百年岁的黑塔怪物斯正在谈恋爱?!

们做!

"那个,那个,那个,为什们......”

“为什能问你们吗?”

一名法师结结巴巴地问,斯一脸茫然地反问。但很快,似乎意识了什,"啊"地一声,表情发生了改变。

"啊,的,这里的人可能知道答案?的失误。"

同时,那怜悯的眼神也令人讨厌。正如斯所说,除了极少数人之外,黑塔上的法师几乎都未婚。而且未婚的人中谈恋爱的人也屈指可数。

吗,从属于皇室,分昼夜地热衷于法吗?们的日常生活就偶尔有空闲时间的时候,留在塔上为名,趴在法书上打鼾或研究公式。大部分法师都个人主义和自的。

们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恋爱对象。

!想被斯指责!

",们哪里怎样!

"对,会谈恋爱,而会!

"因为们和法结婚了!"

"啊,啊!

"嘿,对呀!

如果论性格好,像斯这样的人还在塔上!再加上年龄!已经超过三位数的年龄吗!

好委屈!好可惜!底比这个人缺了什!嘤嘤嘤!

"啊,耳膜刺痛,你们为什集体大喊大叫,乱哄哄的?"

皱着眉头说话的斯的脸瞬间,法师们因感莫名的失败感而战栗。

......果然因为脸?呜呜呜~

"反正没人知道吧?啧啧,大家都白活了一辈子。真的,会问这一个没有营养的问题?"

管怎说,斯似乎为了"惹怒"们才说出这种爆炸性的言论。而且,管其法师否感屈辱,都会摇着头说"真没有意义的人生"。

"好吧,斯,你为什要问们这个呢?"

"对!斯也知道!

“难道你了那个年龄还没谈过恋爱吗?

管怎说,和斯在一起时增加的只有法实力和怒火。起初,们因"伟大的黑塔法师的再临!"而在斯面前颤抖。但人类适应的动物吗?

随着时间的推移,令人灵魂战栗的“神之惩罚”法的记忆也逐渐淡薄起来。此外,自那时来,斯都没有对们造成过什特别的伤害。

反而小心地询问有关法的问题,就像“啧啧,无知的学生,难道你连这些都知道吗”一样,尽管对们漠关心,还给予们回答,在虚构的日子里逼迫着们,但从未真正感生命的威胁。

......当然,训练为借口,直死亡为止。呜呜。

管怎样,们本可大胆地对斯说出那样勇敢的话。

“嗯,你们”

可当斯缓缓地眨了眨双眼,开口的那一刻,危险信号在们的脑海中响起。

"最近过于亲切,你们过得特别舒服,?"

斯没有用威胁们的语气说话。但那更可怕!法师们听斯平静而柔和的声音,紧张得得了.

“更多的时间,就干脆把的恋爱史,还说了什?”

“啊,!"

"怎,朋友之间都做的呢?后也要继续这样做。"

斯这样说着,微微-笑。但,没有一个人认为的笑纯粹的意思。

“啊,对了,你们说要去西尼里亚火山采集研究材料吗?"

斯突然想的话使法师们感莫名的祥。

“之前想过怎远的地方吗?”

随后,灿烂的微笑出现在斯的脸上。

"现在就送你们去。"

"吗?"

“你们之间轮流使用短距离瞬间移动很难吧?现在特地把你们全部送去那儿。坐标西尼里亚火山的顶峰吗?"

"突然间为什...!”

"必太感谢朋友嘛。"

"等一下,......

咻!

斯一挥手,法师们凄婉的呼唤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呜呜!知从哪里吹来的热风扑向了法师们的全身。

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哪?谁?

轰隆,轰隆!

但无论怎揉眼睛,们看的只有乌黑的烟雾。猛然清醒过来,一股热气袭击了们。

“啊啊啊啊!”

“啊,喷发啦!”

“防御法!防御法!”

,冷却术!”

“直接瞬移山下吧!”

斯,你这该死……!”

突然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掉落刚开始喷发的火山上的法师们,开始大声咒骂着将们送这里的人的名字。

但周围能听见的,只有火山开始喷涌的“轰轰”声。

***

“那今天就做这个程度吧?”

“嗯,本来这个老头子体力就行了,恐怕也很难再继续做下去了。”

阳光明媚的房间里,正和塔的首长伊万·埃塞尔一起研究古代阵法的变形。

但或许太专心了。突然看了一下时间,觉中已经过去3小时了。所打破了沉默,提出了休息的建议。于,首长爷爷也频频点头表示同意。

“啊,眼睛很模糊,肩膀也很疼……如果这时候,有孙女或者像孙女一样的人帮做一做按摩,一定会精神焕发的……”

在暗示吗?

但无论怎说,这位首长爷爷有着30多岁的童颜外貌,所并没有太在意。当然,实际上已经80多岁的老人了。

大大方方地瞪了两眼,屑地哼了一声。

“遗憾的的按摩父皇专属的。”

“嘿嘿,虽然这样,但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父亲的心情关注着陛下,这个角度来看,公主就和的孙女一样……”

“如果你在父皇面前也能说出和现在一样的话,那肯定会承认的。”

“哈哈,那还明天见吧,公主。”

首长爷爷发出了与童颜外貌极其符的厚重笑声,并光速离开了房间。看着的背影,由得啧啧咂舌。

一年年过去,可克劳德的威力依然很大了。说真的,爸爸很强硬吧?

暗自得意,从椅子上站起来。

嗯,也得慢慢走回房间了。现在所处的位置,专门在翡翠石宫设立的法研究室。起初,都会亲自前往黑塔,与其法师一起进行各种各样的研究。但每天这样往返实在太麻烦,于专门在翡翠石宫里建立了一个房间。

再加上最近一直避免去黑塔。所首长爷爷偶尔会来这儿协助,或者和一起讨论阵法的问题。

“公主,你现在出来了?”

“莉莉!”

离开研究室走回房间的路上,了莉莉。因为知道做法研究的集中精力一动动,所呆在这间屋子里的时候,没有人会来打扰

“嗯,想休息一下。”

“那把茶送房间。请稍等片刻。”

“谢谢你,莉莉。”

哈哈,还莉莉最棒。

像往常一样感叹着莉莉的细心。但接下来,她带着神秘的微笑对说出的话,让急忙加快了进屋的步伐。

“还有,等待已久的信了。就放在桌子上。”

听说来信的就像傻瓜一样,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知道这种激动过了多久。终于抵达了房间。正如莉莉所说,了那封压在桌子上的信,深深地吸了口气。

[致阿塔纳希娅公主,珍妮特·玛格丽特。]

犹如春天般明朗的浅黄色信封上写着漂亮的字迹。

站了一会儿,终于缓过了气,然后立即拿起桌上的信封,坐沙发上。

久前开始,和珍妮特恢复通信了。这对来说一件非常了起的事情,所现在,的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

“啊。”

就这样,终于打开了信。可当翻开折起的信纸时,夹在中间的什东西掉的膝盖上。

“花?”

诧异,于拿起其中的一朵。嗯,看起来似乎紫色的花。

[你好,公主。今天也非常晴朗的天气。]

开始阅读珍妮特的信。于,像往常一样风趣的问候语最先让高兴起来。